【荐读】早醒者的呐喊 ——从增长的极限到翻转极限,试图唤醒更多的人

二维码
13

/周晋峰

摘要:1972年,罗马俱乐部第一份报告《增长的极限》面世,引起全世界的巨大反响,也开启了对环境和生态的关注。数十年来,这部报告中关于人口、教育、健康、环境、生态的预言,也都一一应验。

跨越近50年,世界发生了很大变化,科技不断进步,人类可持续发展遭遇严重危机。生物多样性减少、气候变化加剧、土壤流失严重、水资源匮乏……人类需要更加清醒的认识到这些迫在眉睫并已深入影响生产生活各方面的严峻现状——不再沉溺于经济高速发展所带来的物质极大丰富,充分了解其背后的资源消耗和生态代价——如果人类继续这样发展下去,那么留给世界证明其存在的足迹,将如同复活节岛的悲剧一般,只不过取代那些巨石雕像的,变成了大量的塑料垃圾和钢筋水泥。

2018年,罗马俱乐部最新报告中文版《翻转极限:生态文明的觉醒之路》付梓。中国绿发会副理事长周晋峰应邀为其作序。特分享序言以荐此书。


关键词:罗马俱乐部,增长的极限,生物多样性

周晋峰.早醒者的呐喊——从增长的极限到翻转极限,试图唤醒更多的人.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第1卷第1期,2021年12月,ISSN2749-9065

早醒者有时是比较痛苦的。就像罗马俱乐部在20世纪70年代出版《增长的极限》一书一样,其主要作者——罗马俱乐部成员乔根·兰德斯教授,意识到了当时那个时代的经济发展和增长模式存在的潜在问题,并且将对地球生态环境、对人类未来生存带来的重大危机,于是把对未来的预见写入书中,试图以此唤醒更多的人。

《增长的极限》一书,不仅成为提升全球可持续意识的奠基石,其思想也最终导致了“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简称SDGs)的出台。2015年9月,联合国193个成员一致通过了《2030议程》,承诺所有人民和机构共同努力,以促进可持续且具有包容性的经济增长、社会发展和环境保护。

智者之虑,虑于无形;达者所规,规于未兆。我感到很庆幸,当我还在北京大学求学的时候,便有幸读到了《增长的极限》这本来自罗马俱乐部的第一份研究报告。当时的中国正处于全面发展经济的时期,西方发达国家也正陶醉于高增长、高消费的“黄金时代”。在当时的人们看来,增长会有极限吗?不,当然没有。是的,当时我们都沉溺在经济高速发展带来的巨大转变中。但是,未来会怎样呢?

20世纪80年代开始,地球就开始进入“透支模式”。每年中,人类消耗一整年能自然再生的地球资源的日期,变得越来越早。以2018年为例,该年的“地球生态超载日”已经提前到了8月1日,这是有史以来抵达这一节点的最早记录。也就是说,截至这一天,人们已经把本年度地球可再生自然资源用尽了,即日起将开始生态“透支”的生活。

时光荏苒,现在回头看,距离《增长的极限》第一次刊印已经滑过近50年,书中提到的很多在当时看来被认为惊世骇俗、匪夷所思的言论,正在一一演变为现实。比如,人口问题、粮食问题、资源问题和环境污染问题……这些也已经成为世界各国学者、专家们热烈讨论和深入研究的重大问题,成为当下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民最不容忽视和亟待解决的重大挑战。

书中的观点深深地影响了我,也使我有幸成为被唤醒的一员。很多年后,我离开学校、创业,后来担任了全国政协委员,并在好友莫里斯·斯特朗(Maurice F. Strong,前联合国副秘书长)的推荐和马丁·李(Martin Lees,罗马俱乐部前秘书长)的邀请下,参加了罗马俱乐部在维也纳举办的讨论会,记得当时奥地利总统也出席了这次会议。尽管时隔15年之久,但当时讨论会自由、热烈、超前、面向未来的气氛,至今依然浸润着我。而罗马俱乐部成员们对中国人口政策、植树造林等策略所持的开放、务实的态度,当时也让我深受震动。可以说,“学识”二字的魅力,淋漓尽致地在他们身上得以展现。

后来,在我结束中华职教社的10年任期后,应时任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理事长胡德平先生邀请,正式担任基金会秘书长一职,开始了践行全新的、致力于生物多样性保护、生态环境保护、可持续发展这一崇高的职业生涯。此后,我与罗马俱乐部的联系更加紧密,包括《增长的极限》在内的罗马俱乐部的很多观念与实践,更深入地进入到我的思考领域。我本人也荣幸地被罗马俱乐部吸纳为正式成员。

当前,随着中国在生态环保领域的持续努力和深度参与全球生态治理,罗马俱乐部对中国生态文明建设、绿色“一带一路”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等发展理念的关注与研究也在不断加强与提升。中国的环保理念和发展之路,会给未来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这也是罗马俱乐部所关注的。乔根·兰德斯教授应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邀请,分别在2017年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年会、2018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发表演讲;我所任职的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也先后邀请两位罗马俱乐部成员——乔根·兰德斯和冈特·鲍利(Gunter Pauli)在北京大学开展了专题讲座。期间,兰德斯先生和我也荣幸地被聘为北京大学客座研究员。还有非常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7月,罗马俱乐部中国委员会获批筹建,由乔根·兰德斯担任主任,我也荣任秘书长一职。这一系列的经历,也从侧面反映了中国走向世界,以及世界更深入地走近中国、认识中国的历史转变。

如果说《增长的极限》第一次唤醒了我,那么见证并参与了中国首次踏入国际环境领域全过程的忘年好友莫里斯·斯特朗,则第二次唤醒了我,并将我引入到更深的思考层次。这之后,我的每一次“被唤醒”,都愈发深刻。

伴随着一次次被“唤醒”和我在生态环保领域工作、学习、思考的不断深入,很多次我都不可回避地想起了复活节岛的故事。

复活节岛矗立的巨大石像在被发现之初,震惊了整个世界,被认为是文明高度发展的成果,现在应该说遗产更为合适。这个岛上的辉煌文明已经随着当时人类对岛上资源的过度开发、不加节制的利用而最终走向消亡。可惜,且可叹。现在回过头来思考,在岛上文明消亡前,应当不乏早醒的智者,给岛上居民发出警告、劝说、呐喊;可惜的是,他们的呐喊没有得到重视,沉溺于非可持续发展一时繁荣的岛上众人,依然沉溺其中。也许,消亡前的一刹那,他们曾经醒悟,只是为时晚矣,已经无可挽回。

那么现在,我们是否已经走在了复活节岛曾经走过的路上吗?我想回答:是的。如果人类继续这样走下去,那么留给世界证明其存在的足迹,将不会是雕像,而是大量的动物化石、塑料垃圾和钢筋水泥。

我们可以做一个形象的比喻。如果把地球45亿年的历史压缩成普通的一天,那么,生命起始很早,出现第一批最简单的单细胞生物大约是在早上4点钟,但在此后的16个小时里没有取得多大进展。晚上11点刚过,恐龙才迈着缓慢的脚步登上了舞台,支配世界达三刻钟左右。午夜前20分钟,它们消失了,哺乳动物的时代开始了。人类在午夜前1分钟17秒出现。按照这个比例,我们全部有记录的历史不过几秒钟长,一个人的一生仅仅是刹那功夫。人类能存活“10分钟”吗?在第六次生物大灭绝已经来临的今天,我想我不能亦不敢来回答这个问题。

但是,我能肯定回答的是,很多生命在我们有生之年将会消失。比如穿山甲,我所在的机构一直在做穿山甲保护工作。在短短30年时间之内,全球8种穿山甲均已成为濒危物种,其中尤以中华穿山甲种群更为危急。这种生性胆小、昼伏夜出、以白蚁为食的动物,不会对人类生活构成干扰或威胁,然而,在人类的口腹之欲和对其鳞甲药用价值的认知下,它们被大量猎杀。2018年,我们将其定为穿山甲盘点之年,盘点在中国还有多少穿山甲,盘点被走私、非法贩卖、食用药用消费的穿山甲有多少……路阻且长,我们在坚持。

与穿山甲类似的还有黄胸鹀,俗称禾花雀,曾经像麻雀一样普遍存在的一个物种,在短短13年内,从无危升至极危。这是我们在动物界发现的情况。和人类共同生活在地球上的动物伙伴,在日益加速消失,整个生态系统的稳定性正在面临极大挑战。我们希望通过各种努力来减缓物种消失速度,来维护生态链的平衡与稳定。2018年7月,我们在庆祝全球生物多样性信息网络(Global Biodiversity Information Facility,简称GBIF)的物种数据记录突破十亿大关暨中国境内极具代表性濒危物种信息录入成果发布会上,宣布将中华穿山甲、白鱀豚、大鸨等濒危物种的野外数据成功提交至平台,特别是让2018年4月被重新拍摄到、此前已被宣布功能性灭绝近13年的白鱀豚野外数据信息实现了共享,这让我们在生物多样性保护事业的坚守中看到了更多的希望。通过穿山甲盘点和数据共享等系列工作,让我们可以更好地摸底野生动植物生存现状,也让我们可以更好地开展工作。

当然,人类对地球生态的威胁不仅仅存在于动物界。随着快递行业、外卖餐饮的日益兴起,越来越多的塑料包装、一次性塑料餐具等垃圾充斥在我们身边。据统计,全球每年使用5000亿个塑料袋;每年至少有800万吨塑料进入海洋,相当于每分钟就有一整辆卡车的垃圾倾泻入海;我们在过去10年中生产的塑料比整个20世纪还多;全球每1分钟就会售出约100万个塑料瓶;在我们产生的所有废物中,塑料占10%。

这一组组数据庞大且令人恐惧。塑料难以降解的特性,让塑料垃圾的困局更加难解。被鱼类吞食的塑料袋让它们无法消化,被塑料网缠住的海龟,可能无法游到海面呼吸,塑料微粒已经通过生态系统充斥在我们的食品甚至食用盐中。有人将塑料列为最糟糕的发明。在我看来,与其责备发明,不如去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与消费方式。这也是我所在机构发起“减塑捡塑” “绿瓶行动”的初衷,通过减少塑料制品的使用、合理给塑料制品做好回收分类、让一次性饮料瓶循环利用起来……更重要的是,让每个人都可以亲身参与进来,通过力所能及的事情,给我们的地球带来改变。公众参与,是件了不起的事情,也是我们唤醒更多人非常重要的方式。

本次罗马俱乐部的《翻转极限》(Come On)一书的中文译稿,我最早看到是在2018年春末,筹备出版时值盛夏。我相信2018年夏天会给很多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因为在这一年,全球多地均出现罕见高温,北极圈内最高温度甚至突破了32oC,整个地球好像都在“发烧”。就在这个夏天,麻省理工学院发表的一篇研究报告显示,在温室气体排放的基准情景下,华北地区2070—2100年间地球温度将多次达到35oC的“阀值”,这将导致华北地区可能因为极端热浪变得不宜居住,而农业灌溉则因进一步加大了空气的湿度,会进一步加重华北平原的致命热浪。我在接收媒体采访时告诉记者,除了高温,近年来通过卫星、地面等观测还发现,华北地区湖泊、沼泽消失得很快,物种的变化速度也在加快。就像物种灭绝了之后,现在的科技无法让它们重新复活,我们的生态环境也是一样。比如2018年夏初的内蒙古旱情,一方面和内蒙古地区自然条件有关系,但是地下水持续超采,地下湿度不足,导致有限的降雨不能缓解过分的干旱,继而可能进一步推进土地沙化、荒漠化。

很多时候,我们认为的偶发情况,事实上往往会造成不可逆转现象。这也是我最近一直在奔波倡导“良食”理念的原因。我们机构专门成立了一个良食基金,倡导合理、科学、环保的饮食,增加素食,减少肉食,多食用本地食物,避免食物浪费,减少食物各环节的环境与生态代价。现在我们已经和国内外的很多高校食堂联动起来,从大学校园开始宣传与推动,引导良食变革。

在对地球的索取上,我们已经负债累累。自我被唤醒以来,往往不敢深思再过几十年子孙后代所生活的环境,每每略作思考,便被惊醒,这也是身为觉醒者的痛苦,然而,我需要感激这种痛苦,它鞭策驱使着我更有责任感、更加坚定地走下去,就像我的朋友莫斯利·斯特朗他们一样。

让我感到幸运的是,我们或许还来得及做出改变,避免重蹈复活节岛的悲剧。罗马俱乐部半个世纪前《增长的极限》一书唤醒了像我这样早醒者,而现在,《翻转极限》再次走来,我们将迎来更多的觉醒者,一起发出呐喊,争取有所改变。

令我感到特别欣慰的是,在生态“一带一路”推进过程中,在我们机构等社会组织走出去的过程中,我越来越深切地感受到越来越多的政府和人民对生态与环境问题的关注,生态文明建设正在被日益接纳与践行。我想,这就是觉醒的力量。

不论是被唤醒还是自发的觉醒,都将带给我们面对挑战、迎接未来的精神力量。醒来的人们,将拥有明确、坚定的目标和为之付出的勇气,如同文艺复兴一样,这将形成一股时代的“绿色浪潮”,超越过往,引领地球未来的可持续发展方向!

早醒者或许会感受到更多的面向未来环境的压力、磨炼甚至痛苦,但是不会有最后消亡前的悔恨与无能为力。醒来,为更多的人点亮一盏通向未来的灯,这样的生命历程,是值得的。我亦庆幸自己被尽早唤醒。这就是书籍的力量,是智慧的力量,接下来还会进一步凝聚为全人类的力量。

Come on,来吧!你将会是下一个觉醒者,只要你愿意。

                                   

   周晋峰 博士

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秘书长

第九、十、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

罗马俱乐部成员

第九、十届中华职业教育社副理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