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切实证据表明每只福寿螺“带6000条寄生虫”

二维码
5

/田文杰

摘要:福寿螺作为外来入侵物种存在“妖魔化”的情况,特别是国内各大媒体多次提到“一只福寿螺含3000~6000条寄生虫”的说法,使公众对于福寿螺产生了严重的惧怕心理,不敢碰,更不敢吃,也使得我国对其治理过于依赖化学手段,形成了进一步的环境污染。经过文献研究和线索梳理,本文作者发现,关键症结在于大众传播存在偏差现有文献没有找到切实能支持福寿螺携带如此多寄生虫的论本文建议对福寿螺外来入侵物种,端正心态、科学求证,积极探索环境友好、生态可持续的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NbS)。

关键词:福寿螺寄生虫广州管圆线虫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生物多样性外来入侵物种

田文杰.没有切实证据表明每只福寿螺“带6000条寄生虫”.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第1卷第10期,20229月,ISSN2749-9065

40年前,原产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的福寿螺,被辗转引入中国大陆,是作为食物引入的。后来逃逸野外,由于其生命力顽强、能生、能吃,成了臭名昭著的外来入侵物种。2005-2006年北京一个名叫“蜀国演义”的餐厅,使用福寿螺时为追求嫩嫩的口感未充分煮熟,导致不少食客感染寄生虫生病。再往后,逐渐产生了一种论调,“每只福寿螺至少有3000条寄生虫,最多多达6000条寄生虫”,并被各大主流媒体争相引用,就连一些地方的疾控中心等令老百姓非常信赖的信息源,也时不时以诸如“千万别吃”、“一只福寿螺多达6000条寄生虫”为大标题,令人望而生畏。

如果属实,那么让公众望而生畏,没有错;何况本来是为了老百姓的公共健康着想,出发点是良好的。这些,无疑,都是值得肯定、值得点赞和尊重的。

然而,尽管出发点是好的,但问题是:“每只福寿螺至少有3000条寄生虫,最多多达6000条寄生虫”这类论断,证据何在?

哪怕是良好的从公众健康出发的用意,就可以不讲证据、以科普的名义做反科学的宣传吗?

笔者听说,实验可重复性是科学知识真实性和确定性的基础,为判断科学活动的可靠性提供依据,一定程度上意味着科学知识的普世性。因此,可重复性成为重要的科学原则。

图片来源:网络

尤其是有的机构,号称是“从专业出发,从科学出发,根据调查结果和相关文献内容”得出的该结论,那么,笔者冒昧的希望请教,三个问题:

1)文献来源的可靠性问题:请问是哪篇文献、哪只研究团队,能证明一只福寿螺含有“多达6000条寄生虫”?

2)实验可重复性:请声称一只福寿螺含有“多达6000条寄生虫”的机构,用实验来证明,并确保实验过程是真实的、透明的、有第三方监督的、从而是可信的;

3)实验可重复性:请声称一只福寿螺含有“多达6000条寄生虫”的机构,提供第三方的重复试验结果——很简单,拿出一只真的含有6000条寄生虫的福寿螺来,让公众信服。

文章来源:云南疾控

(图片来源:绿会融媒)

目前,笔者查阅的文献显示,没有任何确凿的证据能表明“一只福寿螺含有3000-6000条寄生虫”。相反,大量已有研究证据表明:(1)并非所有福寿螺都有寄生虫;检测出来的很少,比例也很低;(2)阳性福寿螺里面,最多也就几十条算多了。根本不存在所谓的“最少3000条、最多6000条”的传言。

最后,谈谈笔者一点浅薄的思考。笔者为什么关心这个事情?因为我们如果不用系统的方法来思考这个问题,可能要付出的代价是:基于错误的认识采用的治理方法,可能给我们生态健康带来危害。具体言之,原因有以下,

1)今天,在某种意义上,福寿螺等外来入侵物种,已经被“妖魔化”了。本来有大量的可以资源再利用的空间(如做成饲料等),通过系统的、市场的方法是可能减少福寿螺对农作物的危害,而且将使得对于该外来入侵物种的治理不必过于依赖国库、或者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农药;但是近年来在这种伪科学传播论调下,公众对于福寿螺有很严重的惧怕心理,不敢碰,也不敢想;

2)在这种“非白即黑”的二分法看问题的视角下,尽管这类外来入侵物种的确是令农业蒙受损失,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讲:难道唯一的解决方案就是打农药杀螺吗?如某省十年前就做了福寿螺生物防治的示点、做得很好,积累了非常好的生物防治的经验,但是,为啥今天这类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就是往往得不到采纳、一些反而动辄就上“杀螺胺”?

3)笔者完全理解、并尊重那些传播(暂且称为“疑似伪科学的科学传播”)的良好用意,尤其是疾控部门。但是,我们要退一步想:生态文明时代,需要用系统观念去看待当今我们社会面临的多重危机——不光有公共健康危机,还有生态环境危机、生物多样性丧失危机(如灭螺胺对鱼虾蛙等生物有毒,但很少有人去关心这类农业生物多样性的问题)、粮食危机。如果因为“良好的初衷警告绝对不能碰/不能千万不能吃”,而带来的现实后果为:福寿螺每年给农业损害数以亿计、每年让国家去投入数以亿计(纳税人的钱啊),这类所谓的“科普”以一味的警告“千万不能碰、千万不能吃”,是足够妥善、负责任的方法?

4)笔者完全认可、并同意这一观点:不宜生吃/或者食用未充分熟制的福寿螺,因为病虫感染绝对不是闹着玩的。但是,从逻辑上来说,如果一次因鱼刺卡喉就号召“绝对不能吃鱼”了,这类逻辑合适吗?为什么不转而出台诸如《福寿螺安全食用标准》、或者《福寿螺作为饲料的安全操作标准》等规范性的指南?让人们能光明正大的去安全的利用、去收集。到那时,有了市场需求,何愁该外来入侵物不好治?

以上,供参考。欢迎有条件的机构、学校、感兴趣的公众,通过可靠的实验证据,来证实、或者证伪“每只福寿螺至少有3000条寄生虫,最多多达6000条寄生虫”这种论调。非常期待。

(图片来源:绿会融媒)

(以上为笔者个人观点,诚请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