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区科考四天三夜:卓乃湖退水区沙尘暴远超想象

二维码
35

/卢善龙,橡树

摘要:第三次三江源暨第二次卓乃湖科考,由中国绿发会与中科院空天信息研究院联合组成,科研人员在可可西里无人区进行了四天三夜的科考。卓乃湖科考队在在克服了重重困难之后共计获取土壤、水和植物样品50多个,选择并确定风沙观测断面5个,布置防沙覆网样方1000平方米,获取照片及视频资料300+G,全面完成了各项科考任务。

关键词:无人区科考,卓乃湖,沙尘暴

2019年1月19日下午6点19分,第三次三江源暨第二次卓乃湖科考队顺利返程,离开可可西里无人区,到达青藏公路附近。手机有信号的第一时间,科考队从前线发出消息:我们出来了!

当日天气也相当给力。科考队长卢善龙博士描述:“在微微风雪和艳阳高挂中,历时4天3夜的可可西里卓乃湖流域科学考察工作圆满结束”。据科考队初步小结:本次科考行程贯穿整个卓乃湖流域,共计获取土壤、水和植物样品50多个,选择并确定风沙观测断面5个,布置防沙覆网样方1000平方米,获取照片及视频资料300+G,全面完成了各项科考任务。科考队经过实地考察,最终确认卓乃湖退水区沙尘暴远比想象得严重!

本次科学考察,由中国绿发会与中科院空天信息研究院联合组成,也是中国绿发会继2018年与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围绕三江源生态环境保护开展合作以来的第三次三江源科学考察,深入卓乃湖流域则是第二次。

1月16日上午10点多科考队离开109国道青藏线、进入无人区后,就完全失去了联络。在无人区进行科学考察,到底要经历怎样的考验?

“最严重的是高原反应,本地人倒还好,但对于外地深入高原腹地的人则无一例外都会头痛,每个人因体质不同程度不一”,绿会科考队员称,在卓乃湖考察这几天,全体队员几乎都在克服高原反应的基础上去完成各项工作,再有的考验则是一天3-4次不等,狂风席卷的沙尘暴,以及零下20多度的严寒等。

一位在西藏日喀则生活了20多年的老援藏干部,得知科考队在大冬天深入藏北高原考察后,表示非常钦佩。“那里海拔太高了,容易高原反应,还特别冷,不做任何动作都觉得氧气不够,更别提使力气干活了;生活也是问题,水的沸点不够,煮不开,只能反复煮”,这位老援藏干部称自己这么多年在西藏行走,也甚少进入这一区域。据科考队实测,卓乃湖流域海拔近5000米。

在整个考察过程中,尽管参与这次科考的全体队员无一人谈及如何克服外界环境的挑战、以及科研考察中的生活艰苦、车旅颠簸,他们只是记录了每天的紧张科考任务进行状况,但这其中,一以贯之的科学精神仍随时可在字里行里触及。对无人区科考四天三夜的经历,笔者简单整理如下:

第一天(16日):基地板房的大门已被沙丘堵死

经过10多个小时的颠簸跋涉,卓乃湖科考小组顺利抵达卓乃湖生态保护站。经过对沿线风沙情况的仔细观测和测量,科考队认识到卓乃湖退水区沙尘暴的影响远比我们想象得要严重!

在离卓乃湖100公里的山梁上,科考队就可以见到明显的沙尘堆积。汽车继续往卓乃湖方向前进,情况愈发严重。在溃堤口东边30公里处的河岸上,可见10厘米沙尘堆积,而在溃堤形成的陡峭河壁上,已经行成了大量成片的小型沙丘。渐往北边深入,发现卓乃湖退水区的南岸小湖附近,已经明显形成了移动沙丘,沙尘堆积厚度达20厘米。

待科考队将车最终开至卓乃湖南岸科学基地时,大家还是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基地板房的大门已被高达70-80厘米的沙丘堵得严严实实!尼玛扎西队长表示仅仅过去一个多月,便堆积了如此之多。此时天色已暗(晚上7:30左右),而等待队员们的是打扫满屋的沙尘、发电、挖冰烧水、做饭、整理白天的工作内容、安排第二天的工作内容......

第二天(17日):沙尘暴肆虐,将防沙覆网全部掀卷了起来

上午大家出发前往卓乃湖西南角退水区安装防沙覆网。10点半之前,天公特别作美,微风、艳阳高照,所有队员一起行动,很快一条条防沙网被固定妥当,按计划排列。可正当大家高兴得坐在防沙网上小憩时,12点半起狂风大作,把我们原本固定妥当的许多防沙网掀了起来,大家只好赶紧七手八脚地将之重新固定。但无情的大风,显然不理会大家的辛苦,紧接着狂风卷起退水区地表的沙土铺面而来,沙尘暴起来了。7-8级大风狂卷着沙尘,生生把大家逼入车内。

风沙刮了一个多小时还未停歇,为了不耽误工作,工作团队分成两组,一组留守覆网点,等待合适气候条件,清理并修复覆网。另一组沿着湖岸采集土样,当队员们乘工作车前往湖边时,沙漠化景观愈发明显:移动着的风沙、堆积行成的沙丘、被风剥蚀的湖床结壳……所有的一切,很难让人相信这是在高原湖泊边工作。队员们被肆掠的风沙震撼地同时,也对卓乃湖下游的生态环境深表忧虑。

下午风沙依旧肆虐,队员们无法继续在湖岸工作,覆网工作也只得暂停,只能在保护站附近采集一些苔藓地衣及耐寒沙的植物样品。

第三天(18日):穿越风暴眼,首次在卓乃湖找到鱼?!

为了提高工作效率,今天科考队伍分成两组,一组前往覆网实验区修复并完成覆网样方的布设。一组前往卓乃湖溃堤口进行工程施工可行性评估,并获取沿线的土壤样品。

第一组调整工作方法,上午用了3个小时最终完成1000平方米样方布设,并经受住了中午开始7-8级左右狂风挑战。

第二组从2011年卓乃湖溃口附近一路逆流而上,终于获取到了不同湖泊基底的土壤样品。在卓乃湖出流口下泄水处取了水样,同时发现了死体鱼10多只。据同行保护区管理局尼玛扎西队长说,这是他18年来的巡护工作中首次在卓乃湖水域发现鱼类。他特别兴奋,不顾零下20多度的冰面,脱下上衣,赤着胳膊趴在冰面上,捞出两条鱼作为标本。短短几十秒,捞完鱼,尼玛扎西队长的风雪帽、半截上衣,瞬间就都被溢出的冰水打湿并冰冻住了。同行的同事们无不感叹扎西队长的职业精神。扎西队长建议:一条由管理局作为标本收藏,另一条留给绿会作为研究样本。

当天下午,科考队冒着沙尘暴,再次穿越风暴眼,目睹湖岸沉积物被狂风剥蚀的惨烈可怖,也亲自感受到了湖泊上空有如世界末日般的景象:绵延不绝的黄龙,冰面上厚厚的沙尘堆积、以及随风快速向下游迁移的沙尘,都让人扼腕,也为青藏高原腹心地带这一新的生态变化现象深深担忧……

       感谢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和中国科学院战略性先导科技专项(A类)地球大数据科学工程(XDA19000000)对本次科考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