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P与GEP的双考核制将成未来的方向

二维码
2

/周晋峰

摘要GDP一直是工业文明发展到现代产生的一个综合的考核被用来衡量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但是现在人类正在迈向一个生态文明的时代,所以我不能仅以工业生产总值的增长GDP)为核心目标来衡量而是要兼顾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因此,GDP与GEP的双考核,以及未来的“生态文明考核”,将会成为未来发展方向

关键词GDP,GEP,考核制度,生态文明

2019年国务院参事室和中国绿发会联合开展了GEP调研,伯阳同志有一个想法,希望在十四五规划的时候,能够“双考核”——就是国内生产总值(GDP考核的同时呢,要增加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考核。我陪同谢理事长参与了部分的调研,非常受启发,也深感这项工作的重要性。

2020年,由于新冠疫情,李克强总理在全国人大的政府工作报告之中,第一次没有为 GDP确定目标。这是一件的“因疫而行”的很正确的一个做法。刚开始我没有特别在意,但后来我们收到了别人发来的国际上几个平台的文章,还有专家对我们提出了祝贺,为什么?他们觉得中国今年不设GDP指标是个伟大的改变。有专家说他要专门写篇文章,要倡导全球跟中国学;另外他还希望看到中国政府能够坚持不以GDP为发展目标。

我们知道,GDP是工业文明发展到现代产生的一个综合的考核。它对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的工业生产总值,也就是工业文明的水平,有个综合的考核。并且大家都非常关注这一点,认为它是灵丹妙药,或者认为它是最主要的指征,认为它是奋斗的方向,等等。

GDP在工业文明之中确实是一个很成功的指征,对于一个地区发展程度和趋势给予了非常准确、全面、有效的描述。但是我们都知道,今天工业文明的发展方式已无以为继,不能够再按照工业文明的老路去进一步去发展。我们今天要开启生态文明。而生态文明,最核心的指标,就像几十年前罗马俱乐部发布的第一份报告、兰德斯教授参与合著的《增长的极限》(The Limits to Growth) 所述一样。现在我们将不以工业生产总值的增长为核心目标。

习近平总书记有一句经典的话,“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这句话说得非常清楚,我们的奋斗目标不是GDP,而是人民的美好生活。

那么,工业文明之后的生态文明语境下的人民的美好生活包括什么呢?包括传统上人们常说的物质文明,工业文明,当然更包括现代的生态文明,环境的、自然的、人类永续发展的、可持续发展的这些数据、这些指标,GEP就是一个很好的对自然生态生产总值的考核。我们能不能取消GDP这个指征的、唯一的重要的目标,这个我还不敢说;但是我相信,我们中国、我们全人类,一定会以人民的美好生活,作为唯一的重要的指标。

在未来希望地方、全国、世界各国都能够以自然、以人民的美好生活为指征,以生物和人类的共同可持续发展为指征,以人类命运共同体,以地球生命共同体、命运共同体为目标,来规划,来建设。

我们非常高兴的参与了很多地方生态文明的规划,这是一个更加基础性的规划,是生态文明时代的基础。它和经济的产业的发展规划和更加基础的经济社会发展规划相比,这是一种更加基本的,开始生态文明时代,开始认知人与生态的关系,开始认知我们人类发展的目标,开始生态文明的新生活。

总的来说,此次新冠疫情,在客观上将催生很多变化,将成为加速人类文明进程的标志性事件。它将深刻触动和改变人类工业文明的轨迹,对我们生产生活方式的改变也将产生深远的影响。同时,这场大流行,催生的将不仅是人类行为的变化,也将影响到怎样处理包括围绕GDP运行的方式,和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等概念。这场大流行带来的变革,将促使人类向生态文明方向迈进,全球将围绕一些领域产生新的法律法规和变化,包括对野生物种的保护、对生物安全的考虑、对环境资源和栖息地的保护,对应对气候危机的重视,以及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解等等。在各个方面都将把人类社会从沉浸在工业文明成果的癫狂中拯救,向符合生态文明轨迹的对人与环境和谐发展的追求进行调整。

我们相信,GDPGEP的双考核,以及未来的“生态文明考核”,将会成为我们未来发展的方向。也就是说,GDP将会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让它不是主要,更不是唯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