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遗传序列(DSI)开放获取势在必行

二维码
8

/王韧

摘要:数字遗传序列的开放获取一直以来都是艰难的,从国家到个人,对于资源共享的反应不同,态度不同,这种开放在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本文认为终究会实现开放获取。人类共处的是同一个地球,同一个家园,对于资源的开放共享是有利于整个人类社会的进步。针对数字遗传序列的开放获取也正在通过世界各国的努力一步步趋于成功。

关键:数字遗传序列,资源共享,基因组

      王韧.数字遗传序列DSI开放获取势在必.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第1卷第7期,2022年6月.ISSN2749-9065.doi:10.56090/BioGreen Vol.1.202206

深圳国家基因库支持DSI的开放获取。过去几年中,华大基因和深圳国家基因库一直在做相关工作。

我在罗马(FAO秘书处)工作期间,曾经非常努力地试图说服世界各地的同事、组织相信DSI的开放获取。经过几年的努力,我感到相当失望,也感到相当悲观。这种开放获取 DSI 的未来,有太多来自不同角度和不同组织的复杂性和担忧,同事在国家层面,还有所谓的数字鸿沟。这似乎是无法逾越或克服的。

图源:国家基因库主任王韧

直到我回到中国加入华大基因和国家基因库,我看到了很多机会,我们可以真正地去尝试取得一些突破,比如从不同的切入角度。现在我们一直在与中国农业科学院深圳农业基因组研究(以下简称基因组所)所等机构合作。我们认为,至少在一些实际问题上,或许在关键作物清单上,我们或许能够有所作为。我最近一直在帮助中国农业科学院深圳农业基因组研究所所长黄三文博士建立一个“杂交马铃薯全球联盟”,基因组所计划把他们专有的杂交马铃薯的技术和亲本系作为一种公共产品。基因组所一直在与总部在利马的国际马铃薯中心(CIP)进行讨论,与他们协商如何推动这个联盟,有一个原因就是杂交马铃薯的亲本最初是从CIP获得的,而基因组所通过亲本材料的基因组测序,以及基因组设计育种,建立了杂交马铃薯技术发展的基础。

所以我看到了一些实际的机会。对于DSI的开放获取相关的挑战,无论是绿会还是其他组织,都在努力提出相关解决方案。

我已经从悲观和失望走了出来。我们应该与更多的同事合作,像今天一样进行讨论,保持乐观、建设性。就像杨焕明教授说的那样,有志者,事成。感谢大家对讨论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