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多样性-有机必经之路

二维码
6

/颜晴玉 茶思有泉创始人

摘要:荒芜破败的茶园中的茶树,虽然少了“照起工”的照看却依然焕发着勃勃生机,让我萌发了做有机农业想法。让茶树在自然中野蛮生长,无为而治反而为茶树的有机成长创造了有利的条件,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生物多样性的发展,远离了农药、化肥,让更多的动植物有了栖息生长之地。作者认为,实现有机农业必然伴随着生物多样性的发展,生物多样性也是有机的必经之路。

关键词:有机农业,茶园,生物多样性

颜晴玉.生物多样性-有机必经之路.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第1卷第7期,2002年6月.ISSN2749-9065.doi:10.56090/BioGreen Vol.1.202206

回想起刚踏入有机农业这行,是从一场自然灾难开始。中国台湾地区在1999年9月发生的一场大地震,也就是23年前,大灾难在眼前过,没想周边许多乡亲却就此天人永隔,惊吓之余面对这百年难见的突发事故,茶园自是无法顾及,因此在这一年多的时间产生的变化也是我从未感受过的....

首先是杂草丛生布满整个茶园,看不到茶树,必须扒除树围顶端的蔓藤,才能看到茶树,摘几片茶芽在嘴里咀嚼,哇! 苦涩难耐,在嘴里奔腾的唾液与茶多酚帖类融合一块的味觉反应,比一般的茶还要强烈。

   

除去了杂草,睽违一年的茶树,虽然少了我们的"照起工"的勤奋管理方式,依然冒出新芽,然而这样荒废农事的茶叶,不管是在晒青、萎凋、揉捻、炒青等制茶过程,散发出浓郁的花果蜜香,一次次惊艳了我,心灵跟着自然芬芳的节奏,似乎也抚平了焦躁的心情,从这样的结果,返回去看我们的"照起工"农事模式....是正确的吗? 这样内心的交战时时对现代农业产生了抗拒....           

   

我们来做有机吧~内心有强烈的使命感驱使,第一个正面冲击就是我亲爱的父亲,父亲事农一辈子养家照顾家园,手里的农业管理书籍不少,不乏有来自日本农业教科书,经验纯熟老道,父亲就是"照起工"勤奋农民的一员,如何喷洒农药除虫、使用什么肥料增加产能、添加什么营养剂增甜增香,侃侃而谈,我却一个都不想听,父亲对这个小女儿简直一副对牛弹琴的样子,但也许是他对我寄望不深,看我也成不了事,就放过我,反倒是我跟父亲说了"有机"理念,他没什么反应,简单说就是不用农药....父亲立刻起反应,丢下一句:甘种有齁号沟喔? (这样做有得吃吗?) 这方言说得超级生动,文字很难表达,却让我瞬间尴尬地想逃....毕竟首要其冲面对的就是生计问题...

   

7年的时间与父亲争取,说服父亲改做有机,父亲知道我不会做农,说我懒惰不砍草,看不惯我的采收方式,让勤劳的父亲忍受杂草丛生的地,虫子满天飞的环境,要让父亲改用无毒的农药慢慢接受不洒药是非常困难的,因为管不动我,后来不愿与我说话。父亲管他的柑橘树,我管柑橘树下的茶园,还好父亲以前从不用除草剂,都是用砍草机再加上亲手拔顽劣藤草,没有让土壤里的生物一网打尽,接下来我的无为而治终于起了极大的作用,土壤松软,草却更强大....但茶滋味越来越好,柑橘呈现酸香甜融合的味道,一切看似得到一种和谐,可惜的是柑橘早已退出批发市场,这样的丑柑橘市场并不青睐,最后只能变成我们采茶之余的农家乐。


这个让杂草丛生的理念源自于地震荒废的茶园,从震毁的茶区观察而来,多数是寸草不生的地,还有一个自然的道理是原始山林里头也没有人管顾,树草植物各居其所,互相共生,依然长得茂密,生命自会找到出路....这样一个理念油然而生伴我这条有机之路。


2003年茶园正式进入有机领域以来,至今近20年来茶园随时有昆虫动物居住捕食,喜欢吃茶的,喜欢吃昆虫的,有山猪、蛇类、蛙类、长脚蜥蜴、蜜蜂、鸟类、野兔、蝴蝶、蜘蛛类、大冠鹫、白鹭鸶、鼠类、穿山甲,蟾蜍、...


昆虫动物自由来活动,更多的是草依然强悍,最头疼就是草长的比茶快又多,一般惯行茶园要恢复生机最关键是要停止任何的农药化学添加剂,受污染严重的土地所需时间更长,短的约3年,严重的可能10年甚至以上,让草去帮助代谢。在开始有机管理以来,杂草一直是我们年年季季最多的工作,后来我理解一件事,除完的草回到土壤,变成有机质,供给植物营养吸收,多年来形成这样一个循环体系,草就成了天然固氮器,土壤就保存了碳,这看似简单的一个过程,大自然做了多少你看不见的事情,在茶园里的生态环境,在土壤里的生态系统,自然规律虽然是漫长,却非常有价值。


【生物多样性】"有机执行"过程里逐渐形成,如果不能舍弃大量肥料依赖,土壤里的菌群生物会受影响,土壤改良的时间会比较缓慢,每一块地有不同族群的菌种,不同的土壤里的昆虫,还有植物分布也不同,包括小动物选择居住适合的气候温湿度,以及猎食需求在茶园范围里活动,农园杂草丛生,静待植物生物世代繁衍,族群多元,乃至发展独具特色的生态,所有善待自然的方式终将反馈到茶汤香气滋味上,站在散发着清香的茶园,感受生命力的随处可见,或许是脑海里深刻着第一次感受到的花果蜜香支持着我走到这。

与大自然相处的过程,很多关于不洒农药如何维持生产与产量,如何管理的井然有序这些事情,不管是听别人说也好,或者学习,或者透过专业书籍及前辈指导,这些都是可以参考和予与尊重,然而自然才是跟我们最息息相关,每一块地都有每一块地的生态风貌,只有自己最清楚自己的地,找出最适合自己土地的方式,用心观察作物情况,适应不同天气变化。许多时候阳光会给一个暖暖的拥抱,有些时候雨水会满满的喂饱土壤,干旱的时候茶树还有草来挡风保湿,茶树会告诉我们很多事情,更多的向大自然学习,简单一句话就是回归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