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溯源仍无答案,缘何"人造论"层出不穷?

二维码
10

文/杰弗里·萨克斯(Jeffrey D. Sachs)、尼尔·哈里森(Neil L.Harrison)

翻译/Diasy

摘要:2022年5月31日美国《波士顿环球报》刊登了一篇题为《围绕新冠肺炎溯源的问题仍无答案|为何美国情报机构某些部门倾向于将实验室释放作为大流行病的源头?》的文章。文章呼吁对美国生物技术在病毒出现中可能发挥的作用进行独立和透明的调查。

关键词:新冠肺炎溯源,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病毒起源

杰弗里·萨克斯 尼尔·哈里森 新冠肺炎溯源仍无答案|为何新冠病毒来源人造论层出不穷.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第1卷第7期,2002年6月.ISSN2749-9065.doi:10.56090/BioGreen Vol.1.202206

译者按:本文值得研究生物与科技伦理的同行们认真思考,也值得制定相关领域科技政策、设立和审批科技项目的同仁们研究。近日,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简称中国绿发会、绿会)生物与科技伦理工作委员会获悉,世界知名报刊《波士顿环球报》刊登了一篇题为《围绕新冠肺炎溯源的问题仍无答案|为何美国情报机构某些部门倾向于将实验室释放作为大流行病的源头?》的文章。该文由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校级教授杰弗里·萨克斯(Jeffrey D. Sachs)和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尼尔·哈里森(Neil L.Harrison)共同撰写。绿会生物与科技伦理工作委员会现将文章翻译如下:

image2.jpeg

图源:Globe staff illustration; Jerome Cronenberger/Africa Studio/Adobe

目前尚不清楚导致新冠肺炎疾病的病毒是在实验室中产生的,还是自然界中产生的;对于这两种选择,目前还没有决定性的证据。为了找出答案,我们最近呼吁对美国生物技术在病毒出现中可能发挥的作用进行独立和透明的调查。

美国人听到了很多关于外国实验室在大流行发生中发挥作用的可能性,但很少听到美国机构可能发挥的作用。当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责成美国情报机构(US Intelligence Community,IC)确定新冠病毒的来源时,发现“实验室相关事件”或“自然来源”都是可能的。美国情报机构表示,外国应加强合作,查明真相,但没有明确抑或没有充分认识到美国科学在病毒起源中可能发挥的作用。更重要的是,美国情报机构没有将其调查的细节提交以进行独立的科学审查,我们不知道美国情报机构的分析是全面的还是肤浅的。

新冠肺炎疾病大流行的起源尚不清楚,但可能有美国先进生物技术的助推。我们确实知道这一点: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NIH)资助了存在大量潜在危险和监管不力的SARS样病毒实验室操作,但其透明度一直较低。这是较为委婉的陈述。关于设在美国和美国资助的研究项目,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已经成功地使科学家和公众偏离了正轨。

新冠病毒很容易传播,因为它的遗传密码中有一个不寻常的序列,使得该病毒比其他相关病毒(包括2003年爆发的原始SARS病毒)更具传染性。Furin裂解位点增强了病毒进入和感染人体细胞的能力。

从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的早期起,科学家就想知道Furin裂解位点是如何进入新冠病毒基因组的,因为它是SARS样病毒中唯一一种具有Furin裂解位点的病毒。其他较远的亲属,如引起中东呼吸综合征的病毒,都有Furin裂解位点,但这些其他病毒在进化上与新冠病毒相去甚远。

Furin裂解位点是自然进化的,还是通过实验室操纵而进入病毒?这似乎是一个奇怪的问题。这样做不是很危险吗?答案是肯定的,没有适当的保障措施下这非常危险。然而,引人注目的是,利用美国科学家开发的生物技术,插入Furin裂解位点是美国和外国研究团队的目标。

在北卡罗莱纳大学(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与外国某病毒研究所共同向美国政府提交的一份项目提案中,该团队写道,“我们将分析所有SARSr CoV S基因序列,以确定S2中适当保守的蛋白水解裂解位点以及潜在的Furin裂解位点的存在……如果出现明显的不匹配,我们将引入适当的人类特异性裂解位点,并评估Vero细胞和HAE培养物中的生长潜力。”大部分工作计划将在生物安全控制水平较低的外国实验室进行。

用简单的英语来说,研究人员会在病毒中寻找Furin裂解位点,当它没有自然产生时,会插入它们。值得注意的是,该三方团队还提到,“在我们之前的工作中测序的大于180株蝙蝠SARSr冠状病毒菌株,尚未检查其溢出潜力。”这些序列尚未公开。

为什么科学家会提议进行如此危险的工作?正如北卡罗莱纳大学这项研究的领导者之一在2018年的一篇社论中写到,“在自然宿主之外对人畜共染和人类冠状病毒(冠状病毒)的研究往往需要基因操纵和功能获得(gain-of-function,GOF)才能发挥作用。”功能获得是指在实验室中操纵冠状病毒,然后测试其感染细胞和在组织中繁殖的能力的研究。它被用于药物和疫苗的开发。

现在,事情是这样的:这个项目的提议最终被拒绝了。但我们不知道这项工作是否已经开展了,因为无论是否会有具体的特定的拨款,开展前期工作甚至整个项目,都是一个标准程序。事实上,该项目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监督的一个更大、但仍然隐藏的研究议程的一部分。当国立卫生研究院被要求发布其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疾病研究战略计划时,它是这样做的——290页全部被删去。

事实上,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没有告诉美国人民或科学界,它对新冠病毒起源的了解。在2020年2月1日的电话会议上,美国国立卫生研究员领导人听取了顶级病毒学家的解释,为什么新冠病毒中的Furin裂解位点有可能系实验室操纵病毒。然而就在几天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鼓励一组科学家准备一篇论文,宣布该病毒的自然起源。随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拒绝发布关键文件,并拖延了时间,直到根据《信息自由法》诉讼被迫披露,通常只提供高度编辑过的材料。


拜登政府和科学界需要做得更好。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国防部和其他美国机构资助了哪些可能有助于新冠病毒出现的工作?美国政府机构是什么时候第一次了解到这种病毒的?在美国,有什么证据可以通过实验室记录、电子通信、病毒数据库和其他信息来阐明这一问题?为什么美国情报机构某些部门倾向于将实验室释放作为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的源头?混淆视听和拖沓得够多了。让我们打开书本,从美国机构那里了解事实,看看他们能为这场悲惨的全球灾难的起源提供什么线索。

译文个别处用了代名词。内容请以原文为准。原文参看:

https://www.bostonglobe.com/2022/05/31/opinion/questions-surrounding-origins-covid-19-remain-unanswe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