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晋峰:反对新建动植物园

二维码
13

文/Kim


摘要:本文认为修建新的动植物园是非常没有必要的,引进新品种的野生动物,它们可能会由于生活环境的突然改变而感到不适,这样的做法不但没有保护到野生动物,反倒给它们带来了伤害。而且大多动物园主打“人兽亲密接触”,这不但可能会将动物身上的细菌传染给人类,还有违动物天性、生活习惯,对人和动物来说都是不安全、不科学的做法。现在更应该提倡的做法是,动物园可以广泛利用新媒体宣传、科普动物,既保护了动物免受侵扰,也满足了人们的好奇心,一举两得


关键词:动植物园,盗猎,生态文明


Kim. 周晋峰:反对新建动植物园.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第8卷第2期,2022年6月.ISSN2749-9065


“近期有一个大型“动植物园”开业,并希望我们能够邀请世界级的专家前去捧场。我觉得这件事情很麻烦,就简单看了一下动物园的资料。这更坚定了我的心思——反对新建动植物园。”这样的看法也因此得罪了许多人。但周晋峰博士因何产生这样的想法呢?


第一个是于2019年2月于大连破获的斑海豹幼崽盗窃大案,当时震惊世界—— 100头斑海豹幼崽在辽东湾北部自然繁殖区被陆续偷走,然后藏在瓦房店老虎屯镇一处养殖场内,被群众举报。在救援现场,这100只左右的斑海豹幼崽就被发现了已有29头幼崽当场死亡,在实施救援的过程中,又有成批的幼崽不断丧失生命。


这是令人悲痛的例子。幼崽们本应该在母兽身边吃奶,然而,却是这样的骨肉分离何等残忍!当你在海洋馆看到一只活生生的斑海豹,背后你不知道的很可能是在盗猎链中更多的不幸丧命的它的野生同类们。


类似的还有河北秦皇岛鸽子窝公园海豹馆的斑海豹幼崽事件。2019年春季,有绿会志愿者发现,网上有人发斑海豹视频,并称销售价10万一头。跟进调查后发现,视频拍自秦皇岛鸽子窝公园的海豹馆。在质疑下,有关负责人称:“秦皇岛市鸽子窝公园海豹馆该单位持有水生野生动物许可证书,报备了10头成年斑海豹,生产6头斑海豹幼崽”。然而,斑海豹本身受孕率就低,该园号称产的斑海豹幼崽数量不合逻辑的“过多”。后经有关部门深度调查、排查发现,这6头新生的斑海豹中有4头的确是从大连某地非法获得,该斑海豹馆负责人也已经认罪自首,此案也由农业农村部按有关政策转交给公安局。


为什么盗猎这么频繁?为了究其原因,周博士带领团队前往大连等地开展实际调查工作,并召开了斑海豹保护讨论会。调查发现,原先渔民们常常以割去成年雄性斑海豹的生殖器(俗称“海狗鞭”)来赚钱。但是这几年,民众食用海狗鞭的热度有所下降,而各地建造海洋馆、动物园却似乎成了一种“风尚”。因为各地的经济不断发展,海洋馆建立时往往需要引进大量的野生动物资源。这对辽东湾的渔民们来讲,就是最好的生意,一头卖超过一万块钱,数天的功夫就能抓一百来头。这就是野生动物交易的血腥和可怕之处。我们都知道斑海豹是濒危物种,是国家保护动物,而这些贪婪的资本交易是法律规定抵挡不住的。因此才造成了悲剧频出。


第二个是人兽接触造成的危害问题。在这些动物园、海洋馆的日常运行中,不免存在人兽肢体接触的情况,但这往往会造成很大的危害(人畜共染病)。


新闻报道,纽约动物园的老虎感染了新冠肺炎病毒。而许多动物园在广告宣传中往往以“人兽亲密接触”为卖点。实际上,这是不科学、不安全的。另外,还有违背动物天性、生活习惯的做法。生态文明时代需要我们尊重自然,尊重野生生命。而我们的一些做法却背道而驰。比如,一些动物需要生存在野外并需要进行迁徙活动。一些破世界纪录的鸟类一年要飞行几万公里。而我们却将它们关在笼子里。这就严重违背了鸟类的天性,并导致鸟类感到极度的不适应。进而感染病菌、患病。因此我们需要考虑生物伦理、野生动物安全、公共健康的问题。


因此,从总体上而言,周博士明确反对新建动植物园。

已有的动植物园,希望能够继续稳定、安全地运行,并在科普宣教方面发挥作用;而非引进新的野生动物。不要再新建了!


1.png

香港海洋公园鸟瞰。来源:中青旅遨游网



除了运行问题,还有经济问题。据新闻报道,香港海洋公园作为世界闻名的动物园地,如果不对其实施经济援助,就会在一个月内面临亏损破产的命运。并不仅仅是因为此次新冠疫情,此前它已连续多年亏损。我们对这样一个世界级动物园的损失感到惋惜,同时该动物园的运行经费:每个月竟然要上亿港元、有时甚至是几亿!这其中就包括园区的大型扩张项目、引进新奇濒危物种等等,而濒临破产边缘,该园向政府申请的救济金更是高达几十个亿!即使是香港这样的旅游胜地,其经营管理能力当属世界一流,可依然摆脱不了破产的命运。如果破产,7000多只动物又将何去何从?无独有偶,香港的迪士尼乐园自2015年以来,已经连续五年亏损,运营也是岌岌可危。



2.png

来源:香港海洋公园官网



濒临破产的香港海洋公园(开业40多年了)是一个代表性的例子,能生存到今天、做到世界最高的水平,殊为不易。其存亡,影响过万从业员。而这些都是世界著名的旅游地,连这些“领头羊”都连年亏损,那么整个行业又岂能实现高盈利呢?


另外一个例子是,十八年前,有100只孟加拉虎坐飞机到了海南,是作为“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外来物种”被引入三亚的,在著名风景区天涯海角旁安了家,由于是珍稀动物,顺理成章的被商家宣称为“爱心大世界”。也就是时称的三亚市重点项目、第四大风景区。后经营管理不善,公司背负巨额债务,银行贷款和工程到期了,公司无力承担被迫关园。


3.png



进一步来说,旅游的人数会增加吗?可能在短期内由于景点的开放会增加,但长期来看并不会有起色。


根据以上种种说法,我们对那些实现短期盈利的存在于中小型城市的小型室内动物园产生新的看法。它们的效益看似不错,实则存在出多隐形问题,如“交通原因、观念原因以及综合成本欠缺”。其中就包括动物福利以及安全问题。如果加上这些成本,那么动物园是不可能实现高盈利的。


不断投入的资本,让动植物园业界也卷入了恶性竞争。地方政府不断的在新立项、开园、引入投资;不断的追求更多引入新奇的濒危珍稀物种,绞尽脑汁追求各种动物表演、花样、所谓的“亲密接触”来吸睛,罔顾可能对动物的灾难、对人类健康(尤其是儿童)的影响。


因此,我真诚希望那些准备投资或立项新建动植物园、海洋馆的投资者和政府人士打消念头,并希望能将资金投入到大数据、人工智能、生态文明、安全和健康等领域。这些行业都有长足发展的机会。而对动植物园、海洋馆而言,在如今的生态文明时代,人们学习与享受的形式往往是数字化的如VR、AR。


对于已经进行园区投资和运行中的项目,希望能停止野生动物的进一步引进,转而添加一些数字化多媒体设备和图片文字内容,并进行网络宣传和在线观赏。北京动物园就开展了网络直播,观看人数众多,取得了很好的观看效果。当下动物园就应该做这样的转型,停止购买野生动物,尤其是濒危物种,并转向新时代生态文明。比如出书、图片、影集、音频、视频;进行科学研究、对公众进行科普、宣教,而非着重于经营利润。现在与过去不同,动物园的日常运行也需要进行大的改变,比如停止马戏等动物表演活动并增加动物福利。让动物的生活环境更加趋近于自然。大多数动物园是公益性质的,少数是商业化的。它们都需要向生态文明转型,否则就会收到更多民众的抗议。


最后,关于文中前面提到的这所新建动植物园开业的邀请,周博士表示,他还是将要应邀前往。如果不去,就丧失了一个阵地,去的话能够将自己的想法和大家分享。以该动物园为例,其配置非常高端,并引进各大洲野生动物、濒危物种。周博士建议该园尚未引进的项目尽快停止,转而改善视频设备、音响设备以提供电子传媒供大家观看。同时,比如将非洲的动物运送到中国,其生活环境的改变必定会造成其生活不舒适、不适应。尤其是那些区域性物种,如澳大利亚的考拉。周博士坚决反对将其运到中国来。曾经有一些大型资本,花重金将考拉运到中国,结果多以失败告终。


原因就是生活环境的改变,使其难以生存,即使是空运食品也毫无起色。这告诉我们,人类没有足够的条件和权力来这样对待自然和生态环境。我们终将从工业文明进入生态文明,这意味着人类与动物的关系将发生根本性变化。


希望周晋峰博士的谈话能让相关从业者受到启发,在面对新的投资项目和投资行为时,认真思考当今生态文明下,人与生物的关系。


(本文结合周晋峰谈话记录整理,未经本人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