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腾格里某生态修复方案为例,谈治理中的普遍错误

二维码
5

文/周晋峰


摘要:生态修复显然已经关联每个人的生态生活环境。何为生态修复?怎样的修复方案是生态的?目前生态修复治理方案还存在哪些问题?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简称:中国绿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周晋峰博士结合腾格里某生态修复方案,分析指出三点:一是确定生态修复的方案时,不能走过场、走形式,绑架专家;二是不能以工业文明的惯性思维,把生态修复当做“流水生产线”式的短平快操作;三是在生态修复方案制定和项目具体实施过程中,必须要有第三方专家的长期参与和监督。


关键词:生态修复,生态环境,生物多样性


周晋峰.以腾格里某生态修复方案为例,谈治理中的普遍错误.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第8卷第2期,2022年6月.ISSN2749-9065


党的十九大报告在总结过去5年生态文明建设显著成效时指出,“重大生态保护和修复工程进展顺利”;在部署未来生态文明建设时强调,“实施重要生态系统保护和修复重大工程”。建设美丽中国,应科学把握生态修复的重要作用和实施路径。


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要求,一方面要保存量,确保生态环境不再继续遭到破坏、保障生态环境资源存量不减少;另一方面要积极探索改善生态环境的增量路径,通过生态修复提升资源供给和产品供给的规模与质量。


图片1.png


何为生态修复?简单讲,就是一条能够有效提升生态环境资源供给规模与质量的增量路径。一般而言,是指运用生物工程、生态工程的技术和方法,通过某种工程措施重建被破坏或退化的生态系统,使得生态系统功能恢复原有状态或者接近原有状态。但生态修复到底怎么做?什么修复方案是生态的?应该从生态文明角度进行系统的科学的考虑。


以前曾被邀请参加某个腾格里沙漠污染治理修复方案专家论证会,因为时间等多重原因没能亲自到赴现场,但会后有关人员将资料—《某林区沙漠污染项目生态恢复方案》拿给了我,后来有时间去看却大吃一惊。这份修复方案是一个已上市、很了不起的污染治理公司做的。公司具有丰富的经验,在修复领域遥遥领先。但这份《生态恢复方案》却是完全错误的,听说在专家论证会上也已被否定。最重要、根本性错误是土壤修复的指导思想和方向。


第一,它主要的资金用于填平土壤。这地方由于拉走污染土壤而留下了一些坑,此方案要把出现的坑都填起来,这个是整个工程很重要的一部分。那么怎么填呢?就要在附近挖土进行回填。但我们认为这项工作是没有必要的,在另外一个地方去挖土,自然就破坏了那个地方的地表。众所周知,地表并不是平平的是最好的,有坑有山包才是自然的环境。如果进行这么大规模的挖土填坑,会带来很大的自然扰动,这是一种对自然的破坏。


第二,就是种树的问题。这个地方在沙漠边上,本来种的树林就难以存活,而且种了十年以上仍然需要浇灌来维持这些树的生命,同时树也成片死亡,这本身就证明人为在这里种树的行为是反自然的。这是缺水地区,种树这样的努力是完全错误的,淡水的浪费,环境的扰动都会对生态产生很大的影响。这个地方确实存在着荒漠化和沙漠化的风险,我们认为这个地方应该像沙坡头一样,要准备草方格,与本地情况相结合。


第三,这个方案里还包含有杀虫。此地修复的目的不是种粮食,是为了保护自然。我们认为杀虫、除草和种树都是错误的。我们这里是干什么?这里不是要种树,也不是要种草。


整个土壤修复应该有基本思想——保护生物多样性,而生物多样性在这里的体现就是山水林田湖草。这里是沙漠和草原的交界,我们主要应该让它恢复草的覆盖率,遏制沙漠的发展,这是核心。第一目标是生物多样性保护,为了这个目标,我们应该先做生物多样性调查,然后再做生物多样性保护,整个的修复方案应该是以这个为核心,而不是种树,种草或者其他什么别的。在这个核心之外,可以有几个副中心、副目标,包括防止荒漠化进一步发展等,这样的目标可以作为二级、三级目标。


生态修复的项目,大概应该包括这样几个内容:一是开展生物多样性调查。此地的物种和栖息地特点是什么?要调查清楚,生态修复的第二项内容的就是针对生物多样性调查结果的生物多样性修复。哪些物种有破坏?哪些基因有减少?哪些有风险?哪些有问题?要有针对性。


二是考虑栖息地类型。比如这里是草原和沙漠交接处,现在此地带处于荒漠化和沙尘的威胁下,那么我们怎么能保护住现有栖息地?实际上生态修复就是就以栖息地为核心的保护,以生物多样性保护、生物多样性修复为核心目标。应该围绕这些核心来展开工作,而不是依据传统工业文明的要把地整平,草皮好看,树好看,因为好看不是生态的标准。生态不是工业文明时代所认为的整齐树木,整齐草皮。从现有的《生态恢复方案》来看,充其量只能是工业文明时代下的一个工业项目,不能算是生态文明思想下的生态修复。


这个地方要进行修复,初期我们可以补一些草,增加土壤有机质,减少沙漠化、荒漠化的威胁。长期则应该立足于人与自然的和谐,以及长期稳定的发展。工作初期可以进行施肥浇水,但是绝不能以施肥浇水为基础,因为此地不支持这样的自然条件。将这些细节真正纳入修复方案,这才是生态文明建设,才是生态修复。


另外,生态修复的专家评估也不能全请林业的专家,因为生态修复不是种树。也不能只请污染治理的专家,因为修复不是简单检查土壤的污染状况。因此,除了环境污染专家、林业专家,还要请什么专家?请昆虫专家,请鸟类专家,请基因学专家和栖息地的专家,要把生态真正地扣住“生态”,所以专家组就应该是各方各面的生态专家组成,综合对生态项目进行评估,这样才能最终做出来一个好的生态效果。


生态修复是一个综合性的、生态的项目。所以从如何请专家,如何设定目标,到如何实施方案,我们都不要忘了“生态”才是目的和目标,只有这样做的项目才是生态文明时代的生态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