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工程,也要去伪存真,多方听取专家和志愿者意见

二维码
12

/周晋峰,xiaoai


摘要:生态治理过程中往往伴随着生态破坏。很多时候,生态治理并不能从生态本身去出发,反而存在“面子工程”的嫌疑,比如在专家的邀请上,是否存在单一性和局限性。术业专攻,某些专家在各自领域可能都是佼佼者,但生态治理涉及领域广,所涉学科交叉性强,因此,生态治理要参考多方意见,请多领域专家综合考量,要去伪存真。



关键词:生态治理,生态文明,生态工程,专家,志愿者


周晋峰,xiaoai.生态工程,也要去伪存真,多方听取专家和志愿者意见.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第8卷第2期,2022年6月.ISSN2749-9065


如今,生态文明、生物多样性保护,越来越受到大家的重视。由于中央重视生物多样性保护,各地都在积极上马各种生物多样性工程、或生态工程。可是我们发现许多生态大工程,现在是个什么状况?我们经常说,很多生态大工程都存在破坏生态的情况。很多人跟我们有争执,是这样说过分吗?其实呢,我们去看看大理市洱海流域苍山十八溪入湖河道治理工程(或叫五溪生态治理工程),就可以明白了。


图片1.png


图片2.png

上图:《河底“抹水泥” 大理苍山生态治理惹争议》一文。图片来源:《中国新闻周刊》2020.5.18总第947期


首先这类的工程呢,当然都是合理合法的,都有一大批专家、诸如冠以“中国市政工程”这种字号的机构来承担。但是呢,术业有专攻,往往是这样的工程,却没有这些新近专注研究生态的、生物多样性的、环境的专家所参与。这么大的工程,有关部门却驳了重庆志愿者的要求函,表示该项工程不用环评,为什么?因为这是一个救灾的工程。那么,不管是他们依据哪一条,但是最终,国家生态环境部是批复确认这是需要环评的,指出该工程“应纳入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管理”。


另外一方面,在这种所谓的“生态工程”中,那些热心生态、提出了很多真知灼见的专家,在前期,都没有与闻,都完全没有参与。当工程进行到相当程度才发现问题,才来讲话。


那这次呢,我们非常感谢“野性中国”的创始人奚志农先生,也非常感谢北京大学的俞孔坚院长,还有环境院的褚召升研究员,还有很多专家,这些人是关心生态、关心环境的。但是非常可惜,他们在这样的项目的前期,没有充分的发言权。我希望借这个机会呼吁,我们建设生态文明一定要真的请生态文明领域的专家,特别是请生物中心领域的专家,来早期的参与。


我们最近看了一个湿地工程的规划,非常有意思,规划的所有专家都是林科院的专家。那么这个湿地的项目,它是一个生态工程,光是林科院——就像这次,光是市政工程的专家,够不够?从方法论上,我们从今天开始,能不能认真学习生态文明思想,认真对待生态文明?从项目的前期一定要注意多样性,一定要请生物多样性的专家、生态的专家,特别是近年来活跃在我们各地生态环境保护一线的这些人(大家喜欢称他们是志愿者)。我们国家有规定,重大工程有一个公众表达意见、公众参与的机会,但是那个其实是很晚的阶段了。在前期,就应该请这样的志愿者。其实他们是真的专家,他们与时俱进,认真学习、认真研究,认真的接地气的掌握实情。


这一次大理的五溪生态治理工程有几三大核心目的,简单说,要清水入海(此处指洱海,不是大海);二是提升溪流的自净问题和行洪能力;三是解决断流的问题,保证常年有水。那么,这个工程能不能达到这个目的?


其实做生态的人都知道,土壤、沙地以及边上的漫坡,动物植物和微生物,特别是植物和微生物,它们是水质改善的最主要的因子。如果我们弄水泥地,要确保彻底地违反了这一条基本目的。你要想水清,就要有自然的湿地类的这种河道,应该有自然河道,绝不能用水泥河道。


关于解决水质的问题:刚才我提的那几个专家其实讲的都已特别好了,就是你要防治污染进入河流,减少污染进入的过程,然后要提升水在河道之中的净化过程,这些个都需要自然河道。我们知道水中的自然生命对水的净化是非常有效的。以北京大学为例,大家可以去参观一下,未名湖的水,进来的是水质不好的水,但是在未名湖里流了一趟之后,就成了二类以上,成了更好的水。为什么?因为它是自然的湖底,没做水泥的湖底,因为它里面的鱼、水中的草,都起到了净化水质的作用。


这是学做生态、学生态、做保护人的常识性的东西。还有灾害治理、泥石流治理,也很多人打着这个口号,来为它的河道铺水泥来做借口。如果是为了公路,你就修公路就好了;如果是为了乡村,你就搞乡村建设就好了。不要折腾河道。河道修了水泥,不会减少自然灾害。这是有数据的、有很多负面案例的。比如清除掉原生红树林,填海造陆,在用水泥做了堤防的海岸边,当遇到海啸的时候,尽管做了工程目的是保护堤岸后边的人民和财产,结果正相反,这样的堤岸保护之后的岸后的灾害是最严重的;而最轻的灾害,事实证明是什么?是没有做这些保护工程,而是自然湿地、红树林,是这些自然的环境和缓冲带保护了人民生命财产安全、降低了自然灾害。


在山里边也是这样,真正在解决泥石流的问题、有效的保护自然生态上,我们先是要把人保护起来,把道路保护起来。而山中的自然地面,沟溪的自然底部,是会帮助水渗下去的。九曲八弯是会减少水的动能,自然的堤岸也是会大规模减少水的动能。比起修一个水泥渠,自然灾害的结果是完全不同。其实我讲了很多专家们都讲过,这个工程和这个工程的目的是相反的。


还有多少这样的生态工程,在和生态目的在做相反的状态呢?全国太多了。现在大量的清淤工程,多由水利的工程师来做,是啊,是他们学的专业不一样,工业文明导致专业的分割,水利工程师他是研究水利的非常棒的专家,但是,水利和生态是两个概念。


我们今天当然要防洪,当然要做水利的灌溉、用水等很多很多水利的工程;但是呢,我们今天明白了,工业文明无以为继,践行生态文明势在必行。这是什么意思呢?是工业文明的方法,工业文明的措施是有问题的。现在应该用生态文明的思想来去谋划事情。习总书记说要绿水青山,立此存照,过几年再来看水质,洱海是不是清澈了。我们要下大功夫去考虑治理,但是要整个的把大理洱海及周边的生态作为一个整体,我们把洱海的水都抽了,换一海一池自来水,行不行?好像是水干净了;但是这是不对的。习总书记多次做过类似的比喻,比如绿化,不是挖几个坑、种几棵树,让我看见绿树就完了。生态治理是个大思想,是生态文明的思想,做五溪的治理,也要遵循生态文明的思想。


说到底,这是一个生态治理工程,要下心思尊重自然,下心思去依靠自然。自然中对于水的治理是有很棒的方法,是有很大的效果的。而工业文明所采取的路径往往是有重大问题的。


我还想提一个最末端的问题——这大量的水泥和沙子来自于哪里?我们知道取沙子是一个非常严重的破坏生态的事情。这投资三个亿的生态工程,…… 就好像10多年以前的北京的圆明园湖底防渗工程耗几个亿,要为了节约每年的水费。这几个亿,共用多少年的水费?几十年的水费都高了。怕不是我们有些人喜欢工程、喜欢项目、喜欢发展吧?怕不是我们有些人还是觉得GDP、觉得这些项目本身的运行带来企业的局部的光鲜、效益吧?这里头值得深思。


我们应该做更多的生态保护项目,减少生态破坏的工程。


不管你叫什么好听的名字,但是事实和时间会证明,我们今天也注意到“野性中国”微信号发表了5号19号内审之后的方案的讨论会,我们也非常高兴的看到与会的一批专家直抒胸臆,发表真知灼见,我们热切的、真诚的希望有关单位能够认真地听取,能够下力气根本的改变。希望五溪治理工程,要使它成从一个生态破坏工程、变成一个及时改变的好的工程。


疫情期间,河北的元氏县做了一个淮河治理的工程,在元氏县境内槐河的两岸全部都硬化了。我们听说了之后非常紧张,志愿者告诉我们后,我们立刻就是驱车前往。当地说要把我们全隔离起来,但是仍然我们去了。我们为志愿者的这种积极的、勇敢的、正确的工作表示非常的崇敬。后来我们也为当地政府“闻过而喜”的态度感到开心。因为我们去了之后,这个工程立刻停了下来,做了修改。此事的大概一两个月之后,今天,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数千只小燕子(崖沙燕)已经飞回到了这个地方,当地还立了大字,叫“崖沙燕岛”。小燕子在那里非常欢快。


图片3.png


其实呢,不简单是为了保护几千只小燕子的;这些小燕子,它们能够吃小虫子,如吃蚊子,它是自然生态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它们吃了田间河上的蚊虫,就减少了了打农药的量。而减少打农药、杀虫剂,进而又保护了我们人民群众赖以生存的土壤、水和蔬菜和庄稼。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例。之前呢,也是水利系统做的一个工程项目,当时有人威胁我说,你阻止我们那是阻止防洪,将来会出大问题的。但是事实不是这样的。事实上的生态保护是要兼顾的。事实上,现在元氏县得了一个很好的自然景观,事实上元氏县可以少用很多农药去治理虫害。事实上,这个工程从一个破坏生态的工程,变成了一个生态文明的示范工程。


这类的事情还非常之多。今天早上我又听到邢台修公路,边上露出的崖壁,大批的崖沙燕在那里育雏。这个施工单位非常棒,交通系统看到这个现象,立刻就停了工了。


图片4.png

财新2013年6月21日的报道:郑州千余燕子窝遭毁 大量燕子死亡。来源/财新

但要保护生态,这还不够。河南发生过多次这样的事,同样的危机、困局,年年重新上演,没有一个长效机制。因为河南地区的沙质崖壁,是迁徙鸟类崖沙燕(Sand Martins)的繁殖地,每年春夏之际的几个月中,它们在那里挖洞筑巢,繁衍后代。而几乎每年,都会出现这样的事情:挖沙工程要施工,一铲子下去,几百个燕窝、鸟蛋或者雏鸟就毁于一旦/死于非命。


稍微好一点的,是燕子来了之后,他们施工单位说“我们先停一停,等6月份燕子就走了,它们走了我们再施工”——他们很自豪的告诉我。我跟他们说:不,燕子走了再施工,是伪生态,是权宜一时。真的要保护生态,我们要坐下来改变这个工程,就像元氏县做的那样。在河北石家庄元氏县总投资超过3.7亿元的河道整治工程上,其实我们并没有要求它把在元氏县境内淮河硬化的堤岸全拆掉;因为毕竟防洪也有硬化的需要。但是呢,在中间、在他们清理自然的环节,我们共同商定出了一些新的方案。


我们对于“建设→再拆→再改”这种反复折腾,我们也是觉得很痛心,因为不管是材料,就像刚才我说的混凝土、沙子还是人工,这些材料,其实都是我们自然生态的宝贵的资源。生态治理一定要讲究节约,不要反复折腾自然。我们希望五溪治理工程能够学习元氏县这种开放的思想,能够学习生态文明,能够把这个工程在现有的条件下做成一个生态文明的示范工程。


当然了,无论怎么继续做下去,5月19日当地管理局邀请志愿者开展这样的座谈,这都已经是一个生态文明的示范了。就全国来讲,大批的类似工程在进行之中,其中有一大批还以“生态治理”的名义在进行之中。但是我们知道绝大多数从生态文明思想和生态文明时代的要求去考量的话,恐怕都存在着巨大的问题。


我们每天到处去做恶人,指出问题。希望大家能够认真的学习五溪这个工程的参与者。更要鼓励、支持邀请像奚志农老师、俞孔坚老师、褚召升老师、于博同志等等,(我叫不过来许多名字)很多这样真正的专家。他们常常叫自己“志愿者”,其实他们是真正的专家,他们用自己的双脚走遍了大江南北,他们在仔细的观察、思考,关爱着祖国的绿水青山,为环境公共利益奔走呼号。他们是真的专家,他们是大专家。希望在这些工程开始之前,能听一听生物多样性保护的专家和志愿者的意见,能听一听野性中国在这样的社会组织的意见,能够听一听重庆公众河流环保文化中心志愿者的声音。


让我们共同把握这一非常时期、这一生态文明开始的重要的转折时期,让我们扬弃——过去的工业文明,要发扬其中好的东西,同时要注意避免工业文明带给我们的糟粕。让我们共同努力,用生态文明的思想,避免生物多样性破坏,建设我们的绿水青山。

    参考资料致敬"大理五溪生态治理工程"的叫停者 | 周道生态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