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水江豚“小冀”的死亡,带来一堂生态文明课

二维码
6

/周晋峰,芝麻


摘要:江豚“小”死后,仍旧发挥了它生命中的最后一次余热,利用它的尸体,绿会联系了相关的科学家和科学馆,用专业手法将“小”解剖后,有助于我们未来做海水江豚保护,做航道港口建设、维护等等一系列的工作做成标本后建立数据库,也可以做到资源共享,就会有许多无辜的生命免受被捕后解剖的命运。既不会妨碍科研,又不会因为科研事业滥杀无辜。


关键词:江豚,生态文明,数据库,科学研究


周晋峰,芝麻.海水江豚“小冀”的死亡,带来一堂生态文明课.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第8卷第2期,2022年6月.ISSN2749-9065


2020年5月中旬的一天,有志愿者在河北渤海湾边发现了一头海水江豚的尸体,第一时间向我们汇报。我们立即以生态文明之立场去思考和行动。


第一呢,我们立刻联系了科学家,希望“小冀”(河北的简称)这只海水江豚死亡,能为我们人类、能够为其他的海水江豚、能够为我们的生态自然做出它最后的贡献。我们知道,“小冀”在自然中,它的一生是对自然奉献的一生,是对生态贡献的一生。现在它去世了,它去世了还能够为生态做什么贡献?我们能够因它为生态文明做什么贡献?


我们首先就联系了科学家,问他们:有没有人愿意研究“小冀”的物种家族遗传、DNA、种类分析等等的相关科学。我们非常幸运,我们跟最棒的海洋方面的基因库取得联系之后,立即收到了极为积极(positive)的回应,他们说“我们要参与研究,我们立即出发去取样”,我们觉得非常开心。


那么,“小冀”和我们共同为生态文明建设、为我们的生态环境保护,为更多的“小冀”的同类们做了一件很重要的贡献。


我们希望能不能以此为样板——将来,首先,科学家方面:你们需要什么样的濒危物种的样品?请告诉我们,我们建立一个数据库,向全世界发布你们的需求。这样你们就不需要去猎捕,或者尽量减少野外猎捕,来获得科学研究的基础。这就是科学伦理呀!


很多人说:“我要搞科学研究,因此我要去猎捕、去杀”。有的时候,当然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但是,我这里要提出这样一个问题—— 我们可不可以在现代时代,利用大数据,利用信息技术,利用人工智能,我们去建立这样的一个数据库,来分享大自然馈赠给我们的资产、财富呢?这是生态文明核心思想的一部分——我们要珍惜、爱惜自然。


我们希望从今天开始,相关的科学家们,你们告诉我们,你们需要什么?你们的时间节点、情况是什么样的?我们希望呢,全国、全球的这些自然资源的观察者,就像渤海之滨的那几位了不起的绿会的志愿者,看到了江豚死亡的尸体之后,立刻报告了我们,这样我们搭成一个平台,做好这项工作,这个就是践行生态文明。


这个还不够。我们立即又研联系了经验丰富的鲸豚类科学家,我们想知道这只江豚为什么而死亡?那么,很开心的是,有一位科学家立即给了我们非常积极的回应。我们的这位科学家,Sara Platto博士,她是海洋生物的专家,从事动物行为学、动物福祉以及兽医学领域的相关工作。但是她在湖北武汉,还没有做核酸检测,她还跑不来,她不能立刻赶到渤海之滨。所以她立即写了个几千字的、一个厚厚的材料交给我们,告诉我们如何进行解剖,如何进行分析,并且她要求视频连线,全程参加解剖和分析工作。


我们又第二次的兴奋,那么如果知道了这只海水江豚的死亡原因,(当然,已经有科学家联系我们,根据外形进行了初步判断,估计可能是在航道上撞了船,或者是船桨致伤而死),解剖学、解剖工作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准确的事实推测,这有助于我们未来做海水江豚保护,做航道港口建设、维护等等一系列的工作。那么,这样一来“小冀”的贡献就大了。我们希望将来任何的港口、航道数据相关工作相关建设,希望能跟我们联系一下,征求一下公众意见来了解对海洋动物等生物的影响。就像那个非常著名的“深圳湾疏浚工程”一样,(大家上网一搜就知道了),能尽量避免对生态和环境的负面影响。


这一系列工作之后,我们就已经很兴奋了,但是结束了吗?还没有。

我们又立即联系了科学馆。非常高兴地,我们收到了一个科学馆的积极回应,他们将免费的为我们提供最先进的标本技术,将用塑化技术来把这只海水江豚以及它解剖之后的器官进行塑化标本制作。那么制作之后,“小冀”将在这个科学馆长期展示。


总的来说,标本行业是个大行业,但是动物标本的制作,从伦理上来说,目前的做法非常值得反思。


因为每年为了制作标本、大量去获取野生动物的标本,批准了相当数量的猎捕。这是我们觉得十分悲哀的事情。就像动物园和植物园还好一些,那里的标本,有科普和研究的价值;但是海洋馆呢,它还会消耗、损耗掉自然中的大量的珍贵的海洋生命,所以,我们是不支持新建海洋馆的。标本也是这样,它有很重要的科普、科学研究的价值。但是呢,这种猎捕的代价不容忽视、同时也是只要认真研究、就可以在相当程度上避免的。


那么,我们能不能从今天开始,改变标本的获取渠道?

能不能不要再从野外去捕获,而建立一个信息系统、使用自然死亡的野生动物尸体来进行?


就像需要DNA的科学家一样,你发来信息,我们建立一个数据库,让任何地方都方便查阅。比如,我们有一个全国的野生动物救护网络,这个救护网络,经常接到这部信息,动物受伤、那么受伤的动物就可以取少量DNA(并不影响它的生存),然后做科学研究。那么受伤的动物之中,如果有一部分死亡的,就可以做标本制作。你需要标本吗?我们急需标本的单位,你在向有关部门申请许可的同时,能不能像我们的数据库登记一下?能不能稍微等一等?等有这样的自然机会,来获得你的标本,可以吗?


那么,“小冀”之死带给我们生态文明建设的思考。“小冀”之死,以他最后一次的“生”(身体)为人类、为其他的江豚,为其他的海洋生命,为我们人类和所有生命共同的栖息地,做出了它不可磨灭永恒的贡献。


我们准备在这个博物馆里面写下这个故事,让每一个参观者在参观的时候,都能通过“小冀之死”这个故事来学习生态文明的思想。我们今天进入到了使人类进入到了生态文明,我们的一言、一行、哪怕是我们的一死,都可以为生态文明做点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