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长滩岛金冠飞狐近消失:警惕过度旅游的生态代价

二维码
18

文/Jun N.Aguirre


摘要:菲律宾长滩岛上的本地蝙蝠—金冠飞狐是世界上最大的蝙蝠,然而近年来伴随着旅游业的发展,金冠飞狐已然成为了濒危物种。这都是由于人类对自然的过度入侵,导致金冠飞狐的栖息地受到破坏。这种蝙蝠不仅能够为果树授粉和传播的种子的任务,还能够使绿色森林资源再生,帮助人类阻挡登革热病毒。但是人类却以怨报德,为了GDP过度发展旅游业,破坏了它们的栖息地。因此相关的政府部门要出台相应的政策、法案,恢复蝙蝠的核心繁衍地区,重建蝙蝠栖息地。


关键词:金冠飞狐,旅游业,生态平衡,栖息地


Jun N.Aguirre.菲律宾长滩岛金冠飞狐近消失:警惕过度旅游的生态代价.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第8卷第1期,2022年5月.ISSN2749-9065



1.png


然而,近年来旅游业的飞速发展,将这一本地物种逼上灭绝之路。绿会小编查阅资料发现,根据2016年的评估数据,金冠飞狐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的红色名录中被列入了“濒危”(EN,根据A2cd)级别。该评估发现,这种下降可能是由于该物种对原生森林的依赖性,以及观察到的其低地森林栖息地范围的减少。这种大蝙蝠对狩猎也非常敏感,尤其是对栖息地干扰。已知含有该物种的12-15个剩余种群中,只有3个位于基本上不受大多数干扰的栖息地(苏比克湾、长滩岛、曼布卡尔),然而即使是在最佳情况下,这些种群也以每代10-15%的速度下降。最后,这个物种的种群规模非常小,大多数(12个已知种群中的9个)包含少于200只个体,而其中许多少于50个个体。种群减少使其面临遗传多样性的挑战。


2.png


(上图:金冠飞狐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的红色名录中被列为“濒危”(EN,根据A2cd)。来源/IUCN红色名录)


3.png


上图:菲律宾长滩岛金冠飞狐的栖息地(森林)之一。来源/Wilhelma Kalong-Flughund


蝙蝠的减少意味着什么?该文提供了一个侧面的数据:仅2019年的登革热病例就有4680例,是2018年的三倍还多。

实际上,打破这种生态平衡的恶果恐怕还远远不止如此。这就引发了我们关于什么是“负责任旅游”(Responsible Tourism)的思考。包括就在我们中国,前不久号称“野生动物资源大省”的江西省一个旅游公司,推出了一个“鄱阳湖捡鸟蛋”的旅游项目,引发我们的高度担忧。这个名为“湖光山色候鸟天堂纯玩二日游”项目介绍中写到“199元‘趣’鄱阳湖捡鸟蛋,捡多少送多少”、“捡不到没关系,每人送一箱200个”。鄱阳湖一带是我国重要的鸟类栖息地,这类捡鸟蛋的非法盗猎行为无疑严重危害野生动物资源和种群存续。所以,我们呼吁负责任的旅游。中国绿发会国际部现将该文翻译发布如下,欢迎读者留言分享、发表见解。


狐蝠逐渐消失菲律宾长滩岛见闻

作者Jun N. Aguirre 写于2020年4月27日


◆ 最近的一项调查表明,在菲律宾度假胜地-长滩岛上,仅有30只当地蝙蝠存活,而1988年时它们在这个岛上的种群数量是15,000只。

◆ 在污染和失控的发展环境污染失控般的蔓延使得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于2018年将该岛封闭了六个月,并由此开始了大规模的环境修复工作。

◆ 但旅游活动叫停并没有给蝙蝠们带来一丝好处,比如金冠飞狐。它们是世界上体型最大的果蝠种之一,并且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中被列为极度濒危物种。

◆ 蝙蝠自然保护主义者一直建议将岛上剩余的森林区域设立为重要栖息地来保护濒危的蝙蝠们。然而恢复工作在五月份就要结束了,官方也没有任何正式的说法。


菲律宾长滩岛-曾经遍布夜空的蝙蝠们是岛上原始白沙滩的标志,并一度使得这个坐落于菲律宾中部的小岛成为全国最热门的景点之一。



1988年的一项调查记录了该岛有15,000头本地蝙蝠。但随着旅游业的蒸蒸日上,当地蝙蝠的数量开始急速下降。2017年是旅游顶峰期,自然保护主义者们在当年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只有2425只蝙蝠存活。到了2020年3月,类似的调查仍在进行,然而可怜的蝙蝠们只有30只存活。


“这个数字令我们难以接受。” Julia Lervik说道。她是狐蝠之友组织的主席。该组织成员主要是自然保护主义者和环境学家,且自2004年起就开始了对长滩岛蝙蝠的调查工作。她还说到,“这座岛上几乎快看不到蝙蝠了。”


由于这座岛暂停了旅游业并开启了环境恢复工作,如此可怜的数字更加让人震惊。

专家指出,该地蝙蝠数量下降有两个关键因素,且都与游客人数增长有关。一是当地人将蝙蝠作为肉制品卖给国内外游客;二是快速发展的旅游基建严重破环了蝙蝠们生存繁衍的栖息地。



几近失控的蔓延趋势同样污染了该岛的水源和海滩。到了2018年,杜特尔特总统将该岛称为“化粪池”。这位总统宣布自当年4月份至10月份开展为期六个月的旅游业整顿工作,并在此期间下令成立了长滩岛机构间任务小组(the Boracay Inter-Agency Task Force)并由环境与自然资源部负责监督该岛的环境修复工作。然而两年过去了,长滩岛本地蝙蝠的生存状况却一天不如一天。


栖息在长滩岛北部的金冠飞狐


4.png


来源:狐蝠之友组织(Friends of the Flying Foxes)


过度旅游的代价


该岛以其11公里(7英里)长的白色沙滩海岸线闻名,是果蝠、狐蝠们的天堂。其中就包括被世界之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列为极度濒危物种的金冠飞狐,也是菲律宾的特有物种。类似的还有世界上最大的果蝠种-巨型果蝠以及小型果蝠。


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全世界的蝙蝠都被冠以前在病毒携带者的坏名声。然而,在长滩岛,人们所熟知的这种穴居哺乳动物却以蚊子为食,并借此减少登革热疾病传播。


这群蝙蝠们的存在也有助于水果种子在岛上的散播。这一行为有助于维持当地的生态平衡。

Lervik说,蝙蝠被认为是岛上旅游业高速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它们可以起到使绿色森林资源再生的功能。“这种生物美化了长滩岛的环境,尤其当游客们乘坐飞机从岛上飞掠而过时。岛上的水资源来源于内陆森林,而蝙蝠们可以使森林再生。



随着蝙蝠数量减少,当地蚊子的数量逐渐增加,登革热等疾病开始蔓延。该岛所在省份的其他地区也有类似情况。

仅2019年的登革热病例就有4680例,使2018年的三倍还多。


Cuachon说:“我们还在岛上发现了几个蚊子繁殖地。”2019年,当地的几个村庄比如Yapak, Balabag and Manoc-Manoc,被认为是登革热疫情高发地点。


5.png

来源:狐蝠之友组织(Friends of the Flying Foxes)


濒临灭绝的蝙蝠


Lervik说,Yapak 海滩曾经是该岛蝙蝠们的重要栖息地。接着她引用了一系列重要的研究报告,并指出该岛北部使蝙蝠的重要栖息地。然而那里也是旅游业最火爆的地方。



蝙蝠的部分栖息地被划归为私人领域。人们在这里建造了219间高档旅游套房。为了更好地观察蝙蝠,小组成员不得不先申请旅游开发人员们的许可。


岛上的其他企业也没有与蝙蝠长期共同发展的想法。Lervik列举了一些关于船夫和导游的相关案例。他们这些人将游客带到蝙蝠栖息地附近,并将游览栖息地作为一项旅游景点。一些私人企业甚至在栖息地提供直升机游览的“套餐服务”。游客们看见导游捉蝙蝠并让它们飞来飞去的情形感到很惊喜。



直穿栖息地而过的航班同样给蝙蝠们的生存带来了压力。Lervik说:“卡迪克兰机场的 许多航班都设置在日出和日落时间段,而这个时间蝙蝠们正好在该路线上觅食。这将严重影响它们的生活”。



值得肯定的是,在强制关岛的这段时间里,恢复工作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在主海滩上,来自粪便的大肠杆菌数量下降了一百多倍。并且有十来个违反环境规定的旅游区被拆除。尽管自然环境和自然资源部还没有公布“不适宜开发项目”名单,很多相关项目也已被关停。



但这些措施还不足以改变金冠飞狐濒临灭绝的境况。狐蝠之友组织发现了其中一个重要原因:Mabuhay Maritime Express 破坏了蝙蝠的核心繁衍地区。这是菲律宾最好的运输公司-菲律宾航空公司的一个子公司,该公司未经许可砍掉了方圆500米(1640英尺)内大约70棵树木。


6.png


Ilig-Iligan 是蝙蝠们的栖息地,位于长滩岛东北部。来源:Wikimedia Commons Alexey Komarov摄


有一个组织一开始做卡迪克兰港口到长滩岛的摆渡服务,后来又尝试开发从旅游住宿区到白沙滩的路线。狐蝠之友组织认为这极大地影响的蝙蝠的正常生活,“这个路线所涉及的地区使蝙蝠们繁衍栖息、哺育后代的重要场所。”


这个开发路线的公司随后被环境部门罚款了。然而在该岛重新开放的一个月之后,之前提到的那个航空子公司又推出了渡轮服务,包括从阿克兰省到长滩岛白沙滩的一个优化乘客旅行体验的路线。


在Panay的主要岛屿上,风力发电场对金冠飞狐的生存也造成了不小的影响。于2018年开启运营的风电场就坐落在蝙蝠们的飞行路线上,甚至会杀死途径的蝙蝠们。


再说回长滩岛,蝙蝠的生存压力在闭岛期间依然存在。狐蝠之友组织说,据报道,当地拥有40,000的人口,一些人的生计严重依赖旅游业。在闭岛期间以金冠飞狐为食。


为什么有关部门还在犹豫?


长滩岛蝙蝠糟糕的生存状况促使环境部门不得不为全国的蝙蝠种制定管理方案,据环保部门称,该方案制订的计划已在酝酿之中。



菲律宾全国共有79种蝙蝠,其中38种是菲律宾特有种。Anson Tagtag,一名自然环境和自然资源部下属的生物多样性管理局的工作人员介绍到,这些特有物种中有12种的生存受到威胁,其中11种是果蝠。


他在一份声明中写道:“我们将制定一项管理计划来指导我们实施相关保护举措。”“我们将悉数这些年来所取得的进步,也将会见证蝙蝠生态保护促进人类福祉发展的全过程。



狐蝠之友组织的调查也驱使着自然环境和自然资源部秘书长Roy Cimatu下令长滩岛工作小组出台相关政策来划定特殊区域作为金冠飞狐的重点栖息地。


这与蝙蝠研究先锋Harvey John Garcia和Ma. Renee P. Lorica的主张相同。二人对岛上飞行哺乳动物进行了研究并尝试归纳初当地蝙蝠栖息地的不同类型。


7.png


长滩岛大型金冠飞狐往常的飞行路线。来源:长滩岛大型金冠飞狐栖息地分布的技术报告(最终版)作者:Harvey John D. Garcia and Ma. Renee P. Lorica   


随着岛上森林覆盖率的变化以及旅游业发展给蝙蝠生存带来的威胁,研究者们建议对岛上现有的蝙蝠栖息地进行走访调查,并建议尽快将这些区域指定为蝙蝠重要栖息地。他们还得出结论,保护岛上果蝠的最佳途径之一就是金冠飞狐列为该岛的旗舰物种。


研究人员说:“这不仅可以提高人们保护蝙蝠的意识,也可以提高当地人的自信心和自豪感,从而吸引游客前来。”


然而,备受瞩目的重点栖息地立项进展缓慢。狐蝠之友组织说,早在2014年我们就开展了针对特定物种的研究,但政府对该做法的前景表示怀疑。


一旦宣布某块区域为重要栖息地,这座旅游岛的生态问题就归当地政府管辖。然而,在该岛关闭期间,包括阿克兰市长Ceciro Cawaling和前马来市长John Yap因严重的不正当行为导致该岛环境恶化而面临刑事、行政指控。前者随后也因此被免职。



蝙蝠之友的一份声明中提到,“自然环境与自然资源部于2018年曾言一项关于设立重点保护地的声明将会公布。”“尽管政府在该岛的海滩上实施其他举措都一直很谨慎,包括拓宽道路、开发旅游休闲区等做法。那么政府为什么不愿意为这一全球濒危物种设立重点保护区呢? ”


2018年6月27日,长滩岛当地居民举行了一场大规模的清洁活动。这也是为期6个月的环境恢复计划的一部分,其目的是恢复这个旅游小岛往日的风采。


来源:由菲律宾通讯社(Philippine News Agency)提供给农业部(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Jay Jacalan摄


即将结束的环境恢复工作


由于设立栖息地为重点保护区的工作收效甚微,加之新冠肺炎病毒造成日益严重的影响,许多政府会议不得不被取消。


Livino Duran,生态环境和自然资源部的地区性技术总监表示,该提案仍处于评估阶段,Livino告诉Mongabay(一个环境网站),“我得到消息,高层委员会已经通过了一项指导方针并将其作为设立重点保护区的审核步骤之一。”


然而,Natividad Bernardino,长滩岛机构间环境康复管理小组的一个成员说,我们工作小组还没有安排关于这一提案的讨论工作,我们的首要任务是尝试延长工作小组的年限的可能性。


要知道,该项任务及任务小组都要在五月结束工作。

留给金冠飞狐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狐蝠之友组织一再地催促政府和工作小组,希望他们能重视长滩岛濒危野生动物。“这些繁衍地对蝙蝠们的生存至关重要,”该组织说道,“为什么他们的工作进展如此缓慢?”


Mongabay原文链接:

https://news.mongabay.com/2020/04/in-the-philippines-boracay-flying-foxes-are-going-going-gone/?utm_source=Mongabay+Newsletter&utm_campaign=88598dca5f-Newsletter_2020_04_30&utm_medium=email&utm_term=0_940652e1f4-88598dca5f-772146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