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周晋峰:邻里生物多样性保护和人民的参与对干旱区保护至关重要

二维码
7

/周晋峰


摘要:15日的开幕式致辞上,周晋峰介绍了此次干旱区会议的目的是是参与全球环境治理,汇集多样化的意见,并在国际舞台上为这些意见发声。让世界关注干旱区,在《2020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中加入邻里生物多性保护(BCON)的概念,并重点强调人民的参与在保护生物多样性中的重要性。


关键词:干旱区会议;全球环境治理;2020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邻里生物多样性保护;人民的参与


2020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意见与干旱区对话组委会. 周晋峰:邻里生物多样性保护和人民的参与对干旱区保护至关重要.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第5卷第1期,20221月,ISSN2749-9065


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后简称“绿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周晋峰博士在开幕致辞中指出了会议召开的意义及其希望达成的目标,并对未来全球环境治理、生物多样性保护给出了几点建议。他的发言经本刊摘要整理如下。


图片1.png


绿会作为国家一级学会,肩负着深度参与全球环境治理的重任。召开这次会议并非要进行一次简单的学术讨论,亦或是仅仅展示科研成果,最大的目标是参与全球环境治理,汇集多样化的意见,并在国际舞台上为这些意见发声。云南昆明的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上(CBD COP15)所有缔约国都在讨论《2020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它将设定未来10年以至于更长时间的生物多样性领域工作开展的方式,这个框架就是现在全球环境治理工作的重中之重。


CBD秘书处原定于今年1月份召开的《2020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不限名额工作组会议(现推迟至3月),将是社会团体对该框架建言献策的最后窗口,希望通过这次会议把行业内及学术圈里重要的观点和思想反映给CBD秘书处和COP152020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的筹备委员会,相信这将会对全球生物多样性的未来产生重大的影响。


自信并非凭空而来,两年多以前,绿会曾向CBD秘书处建议,将COP15的主题定为“生态文明”。当时很多人泼冷水,觉得不可能实现,但事实上,“生态文明”真的成为了COP15的主题。


仅做到这一点是不够的,生态文明还没有真正地贯彻到COP15的准备文件之中。在此,绿会发起对《2020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壹案文的如下意见,抛砖引玉,并诚邀专家们接下来发表真知灼见。


第一,加强对干旱区的关注。


本次会议为什么选择干旱区做为主题?普通民众有一个很大的误解,觉得看起来生物多样性丰富的地区才是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的重点。包括《2020后框架》中提到了广受关注的太平洋岛国,但没有提干旱区。生态文明思想中的“山水林田湖草沙”,“沙”字从生物多样性角度去看,就可以指代干旱区。过去工业文明遗留的思想,大量强调濒危物种和生物多样性丰富的地区,其实他们提的生物多样性仅仅是片面的物种多样性。尽管太平洋岛国这样的地区对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至关重要,但仅仅保护这些地区是远远不够的。


举两个例子,一个是沙漠飞蝗——沙漠地区虫大规模的爆发,可能会对整个人类产生影响,世界粮食价格会由此产生波动,受灾地区人民的生活会受到巨大冲击,而比起其可能造成的影响的深远程度,人们对该问题的重视程度是不相匹配的;第二个例子,中东呼吸综合症,包括现在的新冠疫情,都是人畜共患病。干旱区在气候变化、生物多样性崩溃的双重作用下,其区域内人民的生活首当其冲受到严重影响,进而影响会波及全球。沙漠、干旱区、半干旱区、戈壁地区都是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关系到全球民生。因此,这次会议的首要任务是建言《2020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充分重视干旱区等生态脆弱区,强调这些生态环境与当地人民生死存亡的关系。中国政府发起的昆明生物多样性基金,未来计划支持发展中国家实现其生物多样性目标,当然要支持海岛国家、生物多样性热点区国家,但也不能忘了“山水林田湖草沙”都是生物多样性,都是我们今天应该重视的对象。


第二,在《2020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中加入邻里生物多性保护(BCON)的概念。


COP15上很多社会组织和利益相关方提出来要设立30*30的保护区,对此,我们坚决支持,并会积极参与推动。扩大保护区面积是极其重要的,但又是远远不够的。德国有两项研究,其中一个花了9年时间对欧洲的昆虫进行研究,另外一个花了20多年对德国几个保护区的昆虫进行研究,结果发现,德国保护区内昆虫20多年的丧失率超过了70%,非常触目惊心。德国人做保护区是非常认真的,但仅保护保护区内的生物是不够的,动物是迁徙的,人类是命运共同体,保护区内的生命,极大地受保护区外的人类行为所影响。德国保护区内并没有做错什么,而是整个保护区外的环境出了问题。由此,绿会提出了邻里生物多样性保护(Biodiversity Conservation in Our Neighborhood, BCON)的概念,提出身边的保护、保护区以外的保护,《2020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应该予以采纳,因为只有人民参与的保护才是生物多样性保护的未来。


提到30*30,有人说我们不应该支持,我国政府不一定能做到。我认为我们一定能达到。绿会就有自己的保护地体系,西至新疆东至上海,北至黑龙江南至海南,从陆海空占据了一个极大的面积,已经在发挥重要的保护作用。但是我们依旧要说,仅有保护区的保护是不够的。比方说在保护濒危物种大鸨方面,绿会设立了好几个保护地,但是够了吗?这些鸟是会迁徙的,到冬天他们迁徙到黄河沿岸、河北、河南、安徽、陕西、山东,它们不知道哪里是保护区。唯有那些地方的人民把保护工作贯穿于日常生活中,大鸨才能真正被保护好。现在绿会有了180多个保护地,对生物多样性保护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近期绿会在杭州仓前街道进行了一次生物多样性调查,我们再次发现一个简单的事实——城市里没有做园林的一小块荒地,人们叫荒地或者荒野,实际上我们更愿意管它叫城市自然,那里的濒危物种、物种丰度、生物多样性系统,都是人工公园无法比拟的,是最为宝贵的。最近欧洲一项报告说,人造的湿地,花7年、17年的时间,比起自然的湿地、没有动过的荒地,仅有它的1/4的生态水平和生物多样性水平。城市中珍稀的自然,就像北京的南苑和沙河,都在面临极大的工业文明的冲击,随时会变成公园和城市绿地。如果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只能让我们与正确目标背道而驰。


第三,人民的参与在《2020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中强调得不够。


以前的保护都是专家在做,仅靠专家和个别政府部门的保护是不够的。这一次的昆明会议,政府很多部门的专家在参与,领导也在参与,但是那是不够的。今天我们面临的危机是全体人类共同造成的,只有每一个人共同参与改变,才能够让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所以绿会提出来人本解决方案(HbS),唯有人民的全面参与才能带动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


正如之前所说,CBD秘书处已经发出通知,原定于1月中旬举行的《2020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不限名额工作组会议推迟了,这给了我们更多的时间,让我们共同唤醒更多的人。愿大家携起手来,以生态文明思想为指导,共同保护我们的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