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谨防森林康养走样,天然林、湿地遭殃

二维码
22

/王静


摘要:从2015年原国家林业局出台的《建设项目使用林地审核审批管理办法》,到《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公告》(2021年第2号),再加上2019年国家林草局、民政部、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印发的《关于促进森林康养产业发展的意见》。自此,森林资源、康养产业和房地产开发,被市场需求和资本逐利绞合在一起,也催生了诸多打着森林康养口号,通过房地产开发建设项目,获取利益的手段。本文以四川省雅安市雨城区的世外乡村·海子山国际森林康养旅游度假区(下称海子山森林康养项目)开发建设情况存在的诸多争议为据,阐述了我国森林康养基地建设面临的共性问题,并从同一健康角度来呼吁减少森林康养开发行为,进而保护重要的生态系统和野生生物的栖息地。


关键词:森林康养,林地砍伐,湿地保护,同一健康,生物栖息地


王静.谨防森林康养走样,天然林、湿地遭殃.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第1卷第5期,2022年4月,ISSN2749-9065


资本在利益的驱动下,总能嗅到政策的罅隙。

2015年原国家林业局出台的《建设项目使用林地审核审批管理办法》,提出“建设项目批准文件中已明确分期或分段建设的项目,可以根据分期或分段实施安排,按规定权限分次申请办理使用林地手续”。(这一政策被认为变相放松了要求。中央环保督察组亦指出,实际工作中,一些地方违规拆分审批,大肆开发占用林地的问题长期得不到纠正,甚至更加严重。)

到《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公告》(2021年第2号),为进一步贯彻落实“放管服”改革要求,将《森林法》第三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的矿藏勘查、开采以及其他各类工程建设占用林地审核事项,按照《森林法实施条例》第十六条第二项规定审核权限为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的(占用东北、内蒙古重点国有林区林地的除外),委托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林业和草原主管部门实施。

再加上2019年国家林草局、民政部、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印发《关于促进森林康养产业发展的意见》,要求2022年建设国家森林康养基地300处2035年建设1200处”。

自此,森林资源、康养产业和房地产开发,被市场需求和资本逐利绞合在一起,也催生了诸多打着森林康养口号,通过房地产开发建设项目,获取利益的手段。

《财新周刊》2022年第9期,刊发了“雅安森林康养项目合规争议”一文,对位于四川省雅安市雨城区的世外乡村·海子山国际森林康养旅游度假区(下称海子山森林康养项目)开发建设情况进行了报道。

对于森林康养产业如何抵抗来自“金山银山”的诱惑,确保“绿水青山”摆在第一位,笔者亦始终关注。

据财新周刊报道,海子山森林康养项目位于海子山山顶,被密林环绕,项目一组团已建成,将于2022年年中交房,共有约1000套商品房,二组团也已封顶,有约1000套,预计2023年交房,三、四组团正在建设中。据项目开发商介绍,项目选址符合政策要求,没有触碰生态红线,或者景区、保护区等“帽子”。但有环保人士指出,该项目建设用地征占用670亩林地,包括414亩天然林,其间或存在“化整为零”绕道审批的嫌疑;而项目在海子山湿地进行的堵漏蓄水等工程,则有可能对湿地造成破坏。


(左侧楼盘是海子山项目一期,已经建成,正在装修,右侧为在建的二期楼盘。财新记者周泰来摄)


值得注意的是,在海子山项目一期征占用的44.6公顷林地中,有27.6公顷(414亩)是天然林,占61%。但2017年以来,我国已全面禁止天然林的商业性砍伐。

更令人担忧的是项目建设中对海子山湿地的天然漏斗进行的灌浆堵漏。

在财新周刊采访报道中,每年七八月份的丰水季,海子山上的大海子水面能达到500多亩。而后随着枯水期到来,伴随着天然漏斗漏水,大海子水面缩小。随着项目建设,开发商以“排洪抢险”工程名义,在大海子里打竖井和横井各一,作为泄洪通道,并计划用500—3000吨左右的水泥对漏斗进行灌浆,把所有漏的缝隙都给堵住,以达到“让大海子在全年保持一个水位,就是说要在冬季蓄水,抬高冬季水位,蓄水后,大海子冬季水域面积会比之前多几十到100亩”的目的。


(三位工人正在操作灌浆,图片正中是一台灌浆机械。一位工人表示,他们要打三四十米深,用水泥浆把缝隙给堵住,大海子才能蓄水。财新记者周泰来摄)


这种“湿地改造”行为,令环保人士担忧不已,认为这种改变自然水位荣枯状况的做法,不仅会影响水体环境结构,还会改变湿地原本的小气候小环境,冬季蓄水量增大,也会淹没枯水期草灌,进而影响野生动物的栖息繁衍。



(海子山山顶凹陷处形成大海子湿地,开发商在修竖井和横井搞排水工程。开发导致的土石方滑坡严重,很多土流到了海子里,进而导致水体污染,也给当地养殖户带来损失。财新记者周泰来摄)


中国绿发会副理事长周晋峰从同一健康角度呼吁减少森林康养开发行为“因为森林中有上百万种病毒细菌,正在伺机向人类侵袭。我们如果去森林里边去康养,这就大大的增加了病毒迁徙的机会。这并不是说不可以去森林,人们亲近自然也是有很多益处的。但是今天工业文明为了开发房地产,为了开发旅游,向地球上所剩无几的动植物栖息地扩张,增加了病毒细菌溢出的风险。政府有关部门应该对这些活动进行限制,而不是推动,必须提醒人们森林中有细菌和病毒,在野生生命中伺机向我们传播,应该限制森林康养的开发,不能破坏重要的野生生物的栖息地。”

关于湿地保护,虽然2013年颁布实施的《湿地保护管理规定》,对湿地的范畴做了明确规定,常年或者季节性积水地带、水域和低潮时水深不超过6米的海域,包括沼泽湿地、湖泊湿地、河流湿地、滨海湿地等自然湿地”均在保护管理范围。且根据规定,湿地按照重要程度,分为国家重要湿地、地方重要湿地和一般湿地,亦要求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林业主管部门应当在同级人民政府指导下,会同有关部门制定地方重要湿地和一般湿地认定标准和管理办法,发布地方重要湿地和一般湿地名录。”但很显然,一般湿地从认定标准到管理办法,长期处于缺位状态。

按照四川省林草局湿地保护中心一位工作人员对财新记者的说法,很多湿地没有进行确权,也没有被纳入自然保护地,从法律上说,对保护区以外的湿地,“你没办法要求别人必须不能干什么”。但从大的生态保护上讲是该管的,“如果那个地方本来是沼泽,把它变成湖泊了,性质都改变了,肯定是有问题的,这就看地方愿不愿意主动作为了”。

从海子山森林康养项目正在开展的堵漏工程来看,这种主动作为并不乐观。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海子山项目并不是开发商(世外乡村集团)的第一个森林康养项目,该集团董事长陈彬同样也是贵州赤水天鹅堡森林康养项目开发商的大股东。而天鹅堡项目是贵州省第一批省级森林康养试点单位,也是第二批全国森林康养基地试点建设单位。而2020年中央环保督察组下沉走访发现,贵州省赤水市天鹅堡旅游康养项目大范围征占用重点防护林开发房地产,按照规定本应由原国家林业局审批,但赤水市将两个项目分别拆分为多个项目上报,由贵州省林业厅于一天内全部审批同意,并对后续超范围占用林地听之任之。


参考资料:

[1]财新周刊|雅安森林康养项目合规争议,2022年03月07日,https://weekly.caixin.com/2022-03-05/101851113.html

[2]周晋峰.生物多样性是实现同一健康、人类可持续发展的基础.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第1卷第3期,2022年2月,ISSN2749-9065

[3]“截”绿水青山搞房产开发,如此森林康养基地,可休矣!https://m.thepaper.cn/baijiahao_15388522


募捐海报 350 467.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