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夏军院士,若鄱阳湖建了闸,2020年特大洪灾会不会变本加厉?

二维码
12

文/旁观者

摘要:鄱阳湖建闸工程的主要目的是“调枯不调洪”,而2016年到2020年鄱阳湖均发生了洪涝灾害。鄱阳湖建闸工程项目学术顾问夏军院士在《从防御2020年长江洪水看新时代防洪战略》的文章中提出长江防洪重点在中下游。随着全球气候变化和行洪区和蓄滞洪区开发利用增大,长江发生大洪水和造成洪灾的可能性很大,必须使用分蓄洪区,而鄱阳湖是重要的不可替代的调节型湖泊和蓄滞洪区。因此,如果鄱阳湖建闸,会不会使得2020年的特大洪水变本加厉?这个问题要深思。

关键词:鄱阳湖,建闸,调枯不调洪,防洪,蓄洪区

旁观者.对话夏军院士,若鄱阳湖建了闸,2020年特大洪灾会不会变本加厉?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第2卷第3期,2021年4月,ISSN2749-9065.

┉┉┉┉┉┉┉┉┉┉┉┉┉┉┉┉┉┉┉┉┉┉┉┉┉┉┉┉┉┉┉┉┉┉

众所周知,洪水灾害一直是影响长江流域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制约因素。虽然鄱阳湖连续多年的旱枯引发了目前颇受争议的鄱阳湖建闸工程,该工程主要目的是“调枯不调洪”。然而,2016年和2020年鄱阳湖都发生了洪灾,尤以2020年为最,属于特大洪水。2020年6月1日到8月31日的三个月间鄱阳湖北部地区的降雨量是同期多年平均值的100~200%,期间,江西鄱阳湖湖区及五河尾闾有10个水文站水位超1998年历史极值, 洪灾主要发生鄱阳湖湖区圩垸附近,受洪涝双重影响,圩垸居民转移,大片农田被淹, 堤防险情上千处,灾害损失较大,抢险和灾害重建费用高。


鄱阳湖建闸工程项目学术顾问夏军院士于2020年12月14日在《中国科学:地球科学》杂志(网络版)发表了题为:“从防御2020年长江洪水看新时代防洪战略”的文章,文章称:“长江洪水都会在中下游及通江湖泊中滞留相当长的时间,极易引起洪涝灾害,所以长江防洪重点在中下游。”


夏院士说,防洪调控的基本方式有三种,其中一种为:遇特大洪水来临,水库调蓄能力耗尽,堤防接近或者达到保证水位时,启用中下游蓄滞洪区,接纳超量洪水,保障重点地区和水库的安全。


那么,鄱阳湖是重要的调节型湖泊和蓄滞洪区,按照建闸原则“调枯不调洪”,鄱阳湖闸在洪水期间应该全开,然而目前所有孔的空间总和只有原来的一半,这会不会影响鄱阳湖的调洪和蓄滞功能?


夏院士认为,由于全球气候变化和人们对行洪区和蓄滞洪区开发利用强度的增加,长江发生大洪水和造成洪灾的可能性仍然很大,仅靠水库和堤防是不能抵御特大洪水的,必须使用分蓄洪区,洞庭湖和鄱阳湖等中下游湖泊及其蓄滞洪区调洪蓄洪作用不可替代,要充分认识洪水具有自然与社会两种属性,给洪水以足够的蓄滞空间,从抗洪抢险式的防洪方式转向科学认识洪水的自然属性,向洪水科学管理发展。


因此,一个十分重要而关心的问题即是:“如果鄱阳湖建了闸,会不会使得2020年的特大洪水变本加厉?”

图源:《中国科学:地球科学》杂志(网络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