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充分论证鄱阳湖缺水、生态与民生、血吸虫病防治问题

二维码
53

文/岳   桦

摘要:文章就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的目的,即缓解枯水位过低导致的生态和民生问题,提出三个需要充分论证的问题。首先,鄱阳湖缺水的原因有哪些?其次,低水位导致的生态与民生问题究竟是什么问题。最后,所谓为了血防而建闸,血防与建闸到底有何关联?在主因不明、目标也不甚明确的情况下,盲目开展一个对生态不可逆的巨型工程,有违生态文明建设理念。

关键词: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建闸,生态,民生,血防

岳   桦.应充分论证鄱阳湖缺水、生态与民生、血吸虫病防治问题.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第2卷第3期,2021年4月,ISSN2749-9065.


岳桦,中国绿发会荷叶铁线蕨保护地•重庆主任、

让候鸟飞公益基金华南野保协作中心负责人

鄱阳湖作为中国最大淡水湖、亚洲最大的越冬候鸟栖息地,也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江豚的重要家园。鄱阳湖的江湖联通特性,是保障候鸟及江豚等众多野生动物持续繁衍的重要前提。


江西介绍建设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的目的、是缓解枯水位过低导致的生态和民生问题,那么我们认为江西必须在以下三个方面进行更为充分的论证。


第一,请江西省明确,鄱阳湖缺水,究竟有哪些原因?


项目方称,鄱阳湖水利枢纽的建设是为了缓解枯水期水位过低导致的生态和民生问题。依据解决问题的逻辑,我们应该先搞清楚鄱阳湖枯水期低水位的具体原因。


有人说,三峡大坝蓄水导致长江水位下降,江湖关系发生变化,失去长江的顶托作用,湖水加速外泄;也有学者研究证明,2000年开始长江干流禁止采砂,鄱阳湖北部过江水道聚集了大量采砂船,十多年的高强度开采使得水槽冲刷加剧、岸线外扩、水道加深,成为湖水外泄的最主要原因;前面几位专家老师也提到,21世纪以来江西加快了水利工程建设,在五河流域筑了许多大坝,赣江、信江航电枢纽工程尤其之多,五河来水的减少造成鄱阳湖冬季缺水。


以上各种因素共同作用,各自的影响占比,仍不清楚。但只要认真面对,仔细拆解每一个问题,一定都有建闸以外的解决方案。例如,如果是五河来水的大幅减少,江西就应该对水资源加强全局性的科学调控;如果是不合理采砂导致的,江西就应该继续打击非法采砂问题,科学规划采砂区域,严控审批,严防偷采。


我们相信,未经过充分论证,企图盲目用新工程,去消除既有工程带来的问题,显然不仅无法解决旧问题,还会引发新问题。我们也相信,只要江西真诚地面对问题,有解决问题的诚恳意愿,举国上下有很多人愿意贡献智慧,满怀诚意的各路专家学者,还有充足的社会资源,一定会主动前来。


只有这样解决问题,才不会成为借口,才不会成为其他目的的幌子,比如发展不切实际的鄱阳湖水系航运经济,比如建闸蓄水以开发水电带动湖区周边工业发展。而这一切,势必对鄱阳湖生态产生围猎效应,原有各种问题却未必能解决。

第二,请江西省明确所谓低水位导致的生态与民生问题,究竟是什么问题?


关于鄱阳湖的生态问题,有两个基本事实,请务必了解:


根据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官方信息,12月19日的报道:三十年以来,“江西鄱阳湖的生态环境日益改善,到这里越冬的候鸟逐年增多”,目前保护区的鸟类已从建立之初的310种增加到了381种,尤其是白鹤,由1985年的1400余只增加到了现在的4000多只,占全世界白鹤总数的98%。该报道还特别提到:“2019年,国际鹤类基金会创始人乔治·阿基博时隔34年重访鄱阳湖时激动地说,‘白鹤从34年前的1400只发展到如今超过4000只,感谢中国政府与民间人士为保护白鹤所做出的努力’”。


2019年12月中旬,鄱阳湖全湖的野生鸟类同步调查,总计统计到水鸟65种,数量66.7万余只,与2018年同期相比,水鸟种类相当,数量增多了近17万只。2020年12月下旬的鄱阳湖全湖野生鸟类同步调查,则统计到更多,一共有68万只。与此同时,鄱阳湖的长江江豚数量,在其他自然水域整体下降的情况下,种群数量十多年维持在450头左右。

当然,我们不能因此直接得出结论:鄱阳湖野生鸟类的种群数量增加,和江豚种群数量维持稳定,是鄱阳湖的生态改善的缘故。但至少,野生鸟类作为湿地的健康指示物,江豚作为鄱阳湖仅存的旗舰物种,至少反映出鄱阳湖的生态水平,是在良性发展的。


因此,我们非常疑惑,建闸公示中,提到的因为水位过低导致的生态问题,究竟是什么问题?请江西先做出明确。

其次,关于鄱阳湖水位过低导致的所谓民生问题,我们想说——低水位导致的民生问题,无外乎农田灌溉用水与居民饮用水。


鄱阳湖流域主要种植水稻,9月份稻谷开始灌浆,用水量明显减少,等枯水期来临,水稻已经割完,至于春耕用水沿湖都有电排站,个别站到枯水期取不到水通过临时沟渠也都能解决问题;鄱阳湖流域河汊水网密布、地下水资源丰沛,城镇乡村又多依水而建,饮用水源多种多样,就算鄱阳湖是唯一的选择,水厂取水口也可以建在深水航道,常年不受水位影响。


第三,所谓为了血防而建闸,血防与建闸到底有何关联?


江西省寄生虫病防治研究所陈红根博士在《三峡工程蓄水后鄱阳湖水情变化及其对血吸虫病流行的影响》研究中表明,鄱阳湖水位下降导致水线向湖心退缩,减少了村民生活性和生产性疫水暴露的机会,而低枯水位常态性变化导致鄱阳湖洲滩的钉螺密度下降和分布改变,鄱阳湖疫区人畜血吸虫感染等疫情指标稳步下降,流行程度减轻。当前鄱阳湖已经全面禁渔,湖面上的船只以过往货船为主,直接在水上作业的人群大幅减少,而鄱阳湖早已封洲禁牧,通过牛传播疫情的途径也已切断。究竟建闸会如何帮助到已经风险极低的血防问题?请江西明示。


鄱阳湖枯水期低水位主因尚不清楚,一个数以百亿计的项目,要达成的目标也同样不甚明确,如此盲目就要上一个对生态不可逆的超级工程,有违我国正在践行的生态文明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