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论文】尊重自然规律,从生态文明思想深入研究 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

二维码
25

文/周晋峰


摘要:鄱阳湖具有丰富的生物多样性!鄱阳湖水利枢纽这样的工程,是对绿水青山的重大改动,我们有非常大的责任去关注、监督、跟进,看它对自然的影响和改变都有哪些,是否充分考虑了生物多样性,是否符合绿色发展理念和要求。只有这样,此类工程才不会变成一个新的重大灾难。

关键词:鄱阳湖建闸,绿色发展,生物多样性,生态系统平衡


周晋峰. 尊重自然规律,从生态文明思想深入研究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 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第2卷第1期,2021年2月,ISSN2749-9065.




周晋峰博士,

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秘书长

罗马俱乐部(Club of Rome)执委

世界绿色设计组织(WGDO)副主席

九届、十届、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

九届、十届中华职教社副理事长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世界环境法委员会”(WCEL)委员

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CBD)OECMS全球技术专家组专家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海洋连通性工作组执委


┉┉┉┉┉┉┉┉┉┉┉┉┉┉┉┉┉┉┉┉┉┉┉┉┉┉┉┉┉┉┉┉┉┉

马克思在1866年8月7日致恩格斯的信中写道:“不以伟大的自然规律为依据的人类计划只会带来灾难。”——就鄱阳湖项目来说,什么是伟大的自然规律?

在《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517页,恩格斯也论述道,“我们不要过分地陶醉于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报复了我们。

中国绿发会钱学森沙产业基金负责人、甘肃省原副省长、中国科协原副主席、国家科学技术进步特等奖的获得者刘恕先生,曾经专门对前苏联在上个世纪70年中进行的一系列“伟大”工程—其中一大批是水利工程,包括人工引水运河工程等等—做了系统的评估和研究,希望此次工程能够吸取前苏联这些重大的自然工程的经验教训。虽然很多工程前期都经历了前苏联专家院士们的反复论证,也有重要的科学依据和实际的经济效益,但最终这些工程都对自然和人类产生了重大的破坏和影响。不仅仅前苏联,还有世界其他地区,都有类似的教训,希望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项目也能够从中有所启迪。

在过去的100年间,特别是近几十年,人类在科学技术上飞速进步,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基本思想和理念也得以构建。保护生物多样性,既有相关国际公约的战略目标与履行职责,又有前瞻性、创新性科学成果的大力支持。

鄱阳湖具有丰富的生物多样性,要把生物多样性放在首位,系统的、全面的去思察问题,而不是以工业文明时代的习惯,划分出一个个领域,割裂地进行考察和论断。

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建设,将对湖泊流域的生物多样性、生态系统平衡产生重大的影响。中国绿发会作为生物多样性和绿色发展领域的国家一级学会,有极大的责任去关注、监督和跟进,了解和认识该工程对自然的产生怎样影响,自然将发生怎样的改变,以及是否充分考虑生物多样性,是否符合绿色发展理念和要求。

现代科学已清楚地证实,地球进入了第六次生物大灭绝。2015年我国对于联合国千年计划递交答卷中,八大任务中唯一没有完成的一项任务就是7B项—减缓生物多样性丧失的速度。由此可见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重要性、紧迫性,以及面临的重重困难。

为什么会这样?究其根本,人类活动的过度干扰、干预,对自然环境进行了大量的改变,而至始至终未能意识到其行为对生物多样性的伤害,这是全球生物多样性丧失的首要原因。

很多人强调保护区保护,这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生物多样性,但其实更最重要的保护是不要对自然现状进行破坏,尽量保持原始状态,尽可能不对其进行改变。有研究表明,人类对自然的土地、山川、河流等的改变,是生物多样性丧失的首要原因。

在2020年9月22日召开的联合国大会上,国家主席表示:“中国将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争取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各省市各部门各单位,包括中国绿发会都在深入地研究落实发言的思想与要求。

从碳达峰、碳中和的角度来讲,近年来国家对单位GDP碳排放强度有明确承诺和要求,也取得了非常出色的成果:相对于2015年,2018年单位GDP碳排放强度下降了约45.8%,已经提前完成了中国做出的到2020年下降40%-45%的目标。但是在认真地研究、落实这一项工作的时候,还有一项重要的目标不能忽略,实现碳达峰碳中和——从根本上减少碳排放。

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建设,预估总投资达上百亿,这样大的浩大工程,无疑是对碳排放又一个巨大的“冲峰”。增加碳排放的同时,也给江西省碳达峰、碳中和任务带来挑战。而反之,如果减少一个大项目,就可以减少很多碳排放。因为大项目中涉及到用电、用水、用水泥等,不论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每一个方面都涉及到单位GDP碳排放。

总结近几十年发展的经验,明确告诉人类,科学发展一定要充分尊重自然规律。自然规律是什么?这不仅是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以及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IPBES)的科学家们所关注的问题,更是今天在搞重大工程项目上尤其要思考和关注的。因为过往的绝大多数工程已经深刻地、严重地影响了生物多样性,这些就是前车之鉴,当为后者之师。

在有关部门召开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的论证会时,中国绿发会曾向其提出申请参加,但是很遗憾被拒绝。中国绿发会发起并组织了“鄱阳湖水利枢纽(建闸)工程”讨论会,邀请各领域专家,也包括一些“挺建派”——支持项目建设的专家,希望通过积极参与讨论、各抒己见,寻求是否应该进行建闸,探索奇妙的自然规律的同时,要把人民生活的福祉考虑进来。

曾经我在《财富》论坛上做关于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发言,有人说“你们为了保护鸟不死,让人民挨饿?”我说,“不是的,我们不是动物保护主义者,也不是环境保护主义者。我们保护动物、保护环境是因为坚持生态文明思想,我们保护的是人类的栖息地,这才是我们工作的重心。生态文明时代与工业文明时代的根本的区别就在于此。”

工业文明时代,人对世界的认识还不充分,世界观和方法论都是存在一定问题的,今天人类应该清楚的认识到:很多为了获得经济利益,为了搞大项目来做的事情,根本上是有害的。

这里,讲一个2020年发生身边的一个非常遗憾的故事,来类比一下。当时,一位朋友的母亲病了,西医们通过一系列检查,看了之后说是有问题,建议进行手术。手术很成功,把胆囊摘除了。但手术后没多久,这位朋友的母亲就去世了,后来才知道,这个病不是单纯的切除胆囊就能治好的。

通过类比举例,可以想到的是,工业文明用的这种分立的、割裂的研究方法,在生态文明时代已经不适用了。人类迈入生态文明时代面临的情况是,地球已经处于一个受工业文明极度影响的、人类栖息地处于崩溃边缘、生物多样性消失加快的严峻状态,各方面彼此相关,所以必须要综合地去考虑,要综合地、“全身”地、系统地,用钱学森系统科学思想,认真地学习生态文明思想,按照新的世界观和新的方法论,去充分地考虑生物多样性和绿色发展。只有这样,此类工程才不会变成一个新的重大的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