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自然演替的力量,做好湿地保护

二维码
11

周晋峰

摘要:基于应成都市郫都区生态环境局就云桥湿地申报“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示范基地”赴实地开展的调研,本文探讨了“对云桥湿地而言,做好水源地保护”这一重要目标以及与保护目标产生偏差后人工干预的尺度,进而讨论了“外来入侵物种”这一问题,例如水葫芦、福寿螺、加拿大一枝黄花、互花米草等。本文强调,对外来入侵物种的治理,也应该看它们对我们的主要保护目标是否构成威胁,如果不构成威胁,那么自然的伟大远超过我们人类。

关键词:湿地,外来入侵物种,人工干预,自然

周晋峰.尊重自然演替的力量,做好湿地保护.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第1卷,2024年5月,总第61期.ISSN2749-9065


2024年4月28日,应成都市郫都区生态环境局就云桥湿地申报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示范基地笔者一行赴实地调研并做湿地保护主题交流。交流内容如下:

对云桥湿地而言,做好水源地保护,这是非常重要的目标。如果对水源地保护有比较大的偏差,我们需要人为干预进行调整,如果没有对水源地保护的目标产生重大影响,我们则不该为了追求种类多而进行过多的人工干预。

人工干预的尺度是什么?就是我们目标。我们保护是为了生存和发展,生存和发展赋予这一块土地的职责就是要保护好水源地。终极的目标是保障水源,与之相关的物种演替的速度、种类的多少,我们尽量尊重自然。

大家往往对外来入侵物种很敏感,比如水葫芦福寿螺。要知道地球自有生命以来,就存在着生命的迁徙。其中有些物种的迁徙严重的影响了本地物种的生存,形成入侵并对我们要保护的主要目标形成干扰,这种情况之下,人们需要去清理和干预如果对我们的主要目标没有形成干扰,我们认为可以让自然去调理。

比如福寿螺,我们发现国内乌龟也开始吃它了,原来是不吃的,这是自然演替的适应性变化。自然的演替和全球的生物迁徙,自有生命以来就存在。包括互花米草,很多人认为是个要命的事儿,天津一地区为了治理互花米草把河滩都挖一米,草、根都捞出来,让它长不成,但我们同时也观测到那个海滩本来每年都有近万只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遗鸥去觅食,通过这种方式的治理则只观测倒五十几只了,这与人们捞泥滩防治互花米草有一定关系,因为泥滩里没吃的了,遗鸥也就不来了,相当于它们的的栖息地受损了。

比如加拿大一枝黄花,有人举报说大连某植物园有加拿大一枝黄花,那是外来入侵物种,必须要消灭掉。而有科学家则说这都种了好多年了,从来没对本地环境造成任何负面影响和冲击,为什么要灭掉呢?可见,对外来入侵物种的治理,也应该看它们对我们的主要保护目标是否构成威胁,如果不构成威胁,那么自然的伟大远超过我们人类。

笔者去广西北海调研湿地,有科学家介绍那里的红树林工程,说原来那个地方总不长红树林,于是科研人员用很粗的塑料管,先在苗圃里种红树林,然后移到海滩上,第一年种下去有一半死了,存活率一半,第二年继续补种一半,成活率又是一半,整体成活有75%,觉得是征服了自然、改变了自然。笔者认为这种做法并不可取,那个地方本身就不长红树林,那么我们应该尊重本土的生态自然。

很多物种,包括我们吃的辣椒,还有前面提到的互花米草,都是外来引进的,只要它不影响我们的保护目标,建议人们就别下大功夫治理笔者认为这应该是是否采取人为干预措施以及干预到什么程度的一个标准。充分尊重自然的演替过程,我们需要改变我们的观念。

比如我们倡议让野草长,人工草皮是工业化的商品,而不是自然生态的一部分,野草才是自然生态。我们呼吁了多年,北京现在有些地区接受了这个意见,开始让野草去长,尊重自然的力量。这是一个很好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