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白洋淀的野生水草籽能不能捞?怎么捞? “绿水青山”的科学保护

二维码
11

周晋峰

摘要:近年来,水草籽的捕获活动显著增加,主要以满足外地养鱼养虾企业需求为主导。为深入了解这一情况,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简称中国绿发会、绿会展开了对河北白洋淀水域水草籽捕获的调查。研究指出了机动捕捞船与手动捕捞船之间的区别,并特别强调了机械捕捞可能对底栖生态系统造成的负面影响,包括水体搅浑和底栖结构破坏等方面。在确保绿水青山保护的前提下,可以进行人工捕捞船的操作,同时也要科学控制捕捞时间和数量。对机械捕捞船是要禁用此外,本文还提倡科学捕捞水草籽和芦苇等植被,发挥其生态价值,同时结合科学研究、法规制度和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核算,保护我的绿水青山。

关键词:野生水草籽,捕捞,生态价值,“两山论”

周晋峰.河北白洋淀的野生水草籽能不能捞?怎么捞?“绿水青山”的科学保护.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第8卷,20242月,总第56.ISSN2749-9065


2022年8月的一个周五晚上,当地群众给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简称中国绿发会、绿会研究室同事发来了反映白洋淀上有几十只船捞草籽的情况,表达了对于可能存在的生态影响的担心。收到情况之后,我们很重视。那个周日早上,我们从北京出发,去河北安新县白洋淀调研,了解实际情况,并访谈了当地淀上从事捕捞作业的渔民。

在我们去白洋淀淀上的调查中,看到了草籽儿。既看到了人力的捞草籽船,也看到了自动化的机器的捞草籽儿船。捞水草籽儿,据当地的农民说,是这两年才有,因为水清了。另外当地农民说,这两年也才开始捞,捞没关系,捞并不影响它来年的生长,但是事实上我们掌握的情况是:去年2021年只有两三艘这种机械的船只捞,还有一些人工的船只捞;人工的船,每一天大概能捞500公斤左右,机械的船只捞草籽儿,捕捞量几十倍是没问题的。关于市场价格:我们在调研中了解到,去年(2021年)草籽一斤卖到一块钱左右。关于今年2022年卖到价格多少,受访的捕捞者当时告知我们:今年还没有人来收购。

这个草籽是干什么用的呢?主要是外地的一些养鱼养虾的企业,收购了这个草籽之后,在来年放在他们的池塘里,草籽就会长小水草,小水草是鱼虾等他们养殖的水产品的一个特别好的食物。

所以,这两年开始火起来了,由于去年的收成不错,说一条机动的船大概能挣个10万-30万。换而言之,买一条船,不到大概一年完全回本了。

所以,今年淀上一下子增加了三、四十条机动捕捞船。

机动捕捞船与手动船(人工船)的区别在哪?

机动船是把底泥——它下面有一个钉耙,跟猪八戒的耙子似的,一条船拖两个钉耙,钉耙把底泥和底栖生物全部都吸上了。吸上来之后进入过滤系统,把草籽留下,其他的东西再还到湖里去,这样一个动作。

它会整个的把里的水搅得非常浑,把底栖生态的基本结构就打乱了。另外,机械化作业就好像“电蚯蚓机”的效率一样,它的功能效率速度太厉害,它是根本性的收割,所有的底栖系统基本上都耙上来了,所以一个是对于底栖结构的强大的扰动(对于水体的质量的浑浊的情况的扰动,因为它底下淤泥颗粒度很低很小,所以它悬浮状态吊起来之后会停留时间比较长),它会对于水的浊度影响会比较大。

根据目前我们了解到的情况,白洋淀上捞籽儿所涉及的水草物种并不是濒危保护名录里面的植物。最主要的,我们倡导的“邻里生物多样性保护”(BCON),讲究在生产、生活中开展生物多样性保护;因此我们倡导要求的保护,在确保不破坏生态环境、可持续的前提下,也不是完全不允许生产。

所以,对于白洋淀捞草籽儿,我们的基本主张是:

(一)人工船捕捞是可以的。在控制时间、控制捕捞量的前提下,是可以作业的;

(二)机械捕捞船应该禁止。

我们建议,控制在每年某几个月可以进行捞草籽儿作业。至于具体时间段的建议,我们还要进行进一步的科学研究。另外每年白洋淀可以捞出多少船来?承载产出量是多少吨草籽?这个要研究。我们如果把这两件事把握好,这个草籽儿是可以捞的。

但是,机械捕捞船应该禁止。因为白洋淀现在主要的还是“绿水青山”的保护,是第一位;野生资源的采摘和利用是第二位的。无论是金山银山变绿水青山,还是绿水青山变金山银山,一定要以不“破坏青山”为前提。

一言以蔽之,通过我们的调研、研讨、与有关专家的交流,我们现在的建议是这样的。至于具体几月,我们还要和水生专家、并根据白洋淀的气候和实际情况综合考量,找到一个好的节点,作为建议,为决策提供支持。

至于捕捞的量,我们还要请我们的绿会生物多样性专家进一步的研究——白洋淀现在的状况,每年可以捞多少、可以承载多少艘船才能够保证它的系统不受到破坏等等。

研究了这个之后,我们和绿会的有关专家也进行了进一步的沟通。我们了解到,其实北京的河流里草籽儿也存在,北京的有些河流每年还大量的打捞水草(不是捞草籽,而是打捞水草),然后捞上来就扔在两岸上,这种作业现也在进行。对此,我们这件事也有几点建议:第一点建议是,打捞的水草要有用,水草打捞要能卖,而现在简单的抛在那里、弃置了,我们觉得是有点浪费这个资源。另外我们也可以建议,不是打捞水草,而是时间上提早一些、去打捞草籽(因为控制好草籽,就能控制好后来的水草的量)。草籽,现在是可以准确知道的是可以卖的,是可以能够为我们“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的,是可以变成直接的生态价值。

所以,建议北京打捞水草,可以改为“预控”地打捞草籽儿——在适当的时间打捞适当的量的草仔,以此来控制水草的不过量。

水草是生态的一部分,什么情况下是过量?该不该清理掉?清理出来清理多少?这些都是很重要的课题。作为湿地和河流,它里边的植物(比如芦苇也是这样),我们在自然界,可以少一点打扰。但是,在长期人工环境下,人工湿地(不是人造的湿地)和周边有人的生活和生产,长期的生活生产形成了一个稳定的自然状态,这种自然状态应该继续的保持。芦苇可以割,水草可以捞,一个良性的结果是它们变成了金山银山。

第二个良性的结果是,适当的收割可能对“绿水青山”的生态健康更为有益。就像草原一样:草原如果长期禁止放牧,草场也会退化;所以适当的放牧,是有益于草场的健康的。芦苇和水草也是这样,适当的割芦苇和收水草,会对水体甚至整个生态系统不是一个负面的影响,可以是正面的影响。收获了一批,其实它就会减少在自然水体之中的蜕变。

我们知道像水草、芦苇之类的,它在腐烂和腐败的过程之中,它当然有一部分变成了泥炭沉积下了,但是还有一部分,它就会产生比如说沼气。我们知道甲烷也是温室气体,如果把二氧化碳通过光合作用变成了水草,水草在催化过程之中又有一部分变成了甲烷,而甲烷排入到大气之中,它的温室气体效应比二氧化碳还大(有的人甚至说的很夸张,说放大100倍,具体多少倍还有待去确定,但是甲烷确实是温室气体,它确实温室效应的影响比较大,这是事实)。人们如果收获了、使用了、创造了价值,同时又减少了湿地的二氧化碳排放,这当然是一个一举多得的、积极的工作方式。

所以我们在调研的时候,有关部门的领导就问怎么办?我们的答案是首先要保护绿水青山。那么,如何保护?要做科学的研究,把生物多样性调查、生物多样性评估、生物多样性适应、生物多样性抵偿、生物多样性恢复都做好,我们首先得要把绿水青山保护好。

在保护的前提下,绿水青山的转化怎么在利用的过程之中,更好地服务于当地的群众社区和整个人类的可持续发展?这都依赖于进一步的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核算。我们核算完了,生物多样性已经调查完了,我们再研究生物的生态系统的产出。像白洋淀,它是产出净水的,但是它不止产出净水,它还净化空气,它还有大量的其他的生态系统生产、生态产品的产出,这些都是值得了解清楚、认真的去发展的。不是简单的停止,也不是简单的放手,是应该研究清的。就像捞草籽儿:通过调研,我们知道是可以捞;但是要有量,要有正确的方法。相对的其他的方方面面,包括旅游,生态旅游,可不可以?可以,但是要有量,要有方法,哪些是对绿水青山有负面影响,哪些是有正面影响的。

根据这些,就可以继续的定量、定制定出地方的法律、法规、规章制度来,科学地保护绿水青山,科学地把“绿水青山”转变为“金山银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