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黄金刚鹦鹉、太阳锥尾鹦鹉野生种群及人工繁育情况的 调查报告

二维码
128

杨晓红   秦秀芳   安勤勤   李一航

摘要: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研究室(简称“绿会研究室”)收到河北省唐山市公安局森林分局的函件,请求确认蓝黄金刚鹦鹉和太阳锥尾鹦鹉的野生种群、人工繁育技术、养殖规模情况。绿会研究室通过文献查阅、线上调研、电话访谈等方式,对两种鹦鹉的人工繁育技术及种群规模现状进行了详细调研。通过本次调研可以看出,蓝黄金刚鹦鹉和太阳锥尾鹦鹉在我国的人工繁育实践逐渐增多,养殖规模逐渐扩大,但总体技术与管理尚不成熟,仍处在逐渐摸索中。蓝黄金刚鹦鹉和太阳锥尾鹦鹉属于受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在其养殖繁育方面,应严格参照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驯养繁育以及相关管理办法进行管理。

关键词:蓝黄金刚鹦鹉,太阳锥尾鹦鹉,野生种群,人工繁育

杨晓红,秦秀芳,安勤勤,李一航.蓝黄金刚鹦鹉、太阳锥尾鹦鹉野生种群及人工繁育情况的调查报告.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第1卷,2024年1月,总第55期.ISSN2749-9065


一、两种鹦鹉野生种群的分布及保护现状

鹦鹉目(Psittaciformes,旧称鹦形目)通常划分为凤头鹦鹉科(Cacatuidae)、鹦鹉科(Psittacidae)、吸蜜鹦鹉科(Loriidae三个科,种类繁多,有约82属358种。

俗语鹦鹉,可以单独用来指代鹦鹉科,或者整个鹦鹉目,后一种情况更常见。鹦鹉目动物多以谷物、果实等为食,在树洞中营巢,少量种类为地栖类。雏鸟为晚成性。鹦鹉是典型的攀禽,对趾型足,两趾向前,两趾向后,适合抓握;鹦鹉的喙强劲有力,可以食用坚果,在世界各地的热带地区都有分布:其中在拉丁美洲和大洋洲分布的种类最多,在非洲和亚洲种类要少得多。

2023年11月,河北省唐山市公安局森林分局第二次发函请求协助认定其养殖规模和人工繁育技术成熟度的两种鹦鹉,分别是:蓝黄金刚鹦鹉Ara ararauna)和太阳锥尾鹦鹉Aratinga solstitialis)

这两个物种的野外原产地,都主要分布在南美的亚马逊雨林中南部和亚马逊雨林东北部、东部。在我国,其野生种多属于引入物种,均非我国原产。

1. 蓝黄金刚鹦鹉


1:蓝黄金刚鹦鹉。拍摄:孔垂澜

1.1 物种及分布情况

英文名Blue-and-yellow Macaw,学名:Ara ararauna,是鹦鹉目鹦鹉科金刚鹦鹉属的大型鸟类,攀禽。蓝黄金刚鹦鹉又名琉璃金刚,是最常见的金刚鹦鹉,也是世界上色彩最漂亮、体型最大的鹦鹉之一。它爱亲近人、活泼顽皮的特质,使得这种大型的金刚鹦鹉特别受人们欢迎。

蓝黄金刚鹦鹉的体形较大,身长86-94厘米;翼展104-114厘米;尾长40-50厘米。体重1千克左右;寿命60年,也有记录达80年。自嘴基部经眼睛下方至耳部有3条黑色毛羽排列而成的横纹,眼先部还有6-7条由黑色毛羽排列而成的竖纹,颏部和喉部为黑色,从耳的后部至胸部、腹部为橙黄色,翅膀和尾羽为紫蓝色。初级飞羽的外部为紫蓝色,内为黑色,尾下覆羽为翠蓝色。雄鸟和雌鸟的羽毛颜色基本一样,只是雄鸟的头部要比雌鸟宽一些。蓝黄金刚鹦鹉羽毛的整体主色调为蓝色,额部有些黄色的羽毛,鸟喙的颜色为铅黑色,爪子是铅灰色。

蓝黄金刚鹦鹉广布于南美国家热带雨林和稀树草原,主要生活在海拔500米以下区域,其中有少数种群生活在巴拿马和特立尼达;此外,也有部分引入种群分布在美国的佛罗里达和波多黎各等地。

1.2 野外种群保护状况

目前,蓝黄金刚鹦鹉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物种保护等级为无危(LC),但整体种群呈下降趋势。

在自然状况下,蓝黄金刚鹦鹉的繁殖率偏低,加上自然栖息地的洪水、疾病的威胁以及人类滥捕、其遗传多样性低等因素,其种群面临极大的生存压力。在巴拉圭分布的蓝黄金刚鹦鹉种群濒临区域性灭绝,在特立尼达的种群一度曾经灭绝,后来尝试重新引入。根据评估,在过去三代(38年)内,该物种丧失了大约20.9-35.3%的栖息地,但考虑到该物种较为良好的适应力,其种群数量在三代范围内的整体下降幅度应小于25%。

综合来看,蓝黄金刚鹦鹉面临的主要危险是宠物贸易,虽然其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附录II,但野生个体仍屡次出现在国际贸易中。据统计,该物种是巴西交易数量第二多的野生动物,从1975-2016年的统计来看,共计135160只蓝黄金刚鹦鹉被交易,同时它们也是出口数量最多的野生动物之一[1]。从全球宠物贸易市场看,虽然大约1/3的个体是人工繁育的,但被贸易的野生个体仍然大量存在。针对该物种的偷猎行为也频繁被报道。

此外,一项针对巴西Emas国家公园的研究显示:路杀是该区域内该物种面临的最主要威胁,而频繁针对雏鸟的偷猎行为,也对其种群有着明显负面影响。此外,该公园的种群显示:蓝黄金刚鹦鹉的遗传多样性较低,接近濒危物种的等级,更容易受到疾病或盗猎的影响[2]

2:Emas国家公园的蓝黄金刚鹦鹉在不同偷猎和路杀程度下的灭绝速率。图源:Applied Animal Behaviour Science, 241, 105386.

2. 太阳锥尾鹦鹉


3:太阳锥尾鹦鹉。拍摄:孔垂澜

2.1 物种及野外分布状况

英文名:Sun Parakeet,学名:Aratinga solstitialis,又名金黄鹦哥,是鹦鹉目鹦鹉科锥尾鹦哥属的鸟类,俗名金太阳、小太阳。地理分布主要在南美亚马逊雨林东北部、东部。

太阳锥尾鹦鹉,体长约30厘米,体重120-130克,是一种中小型鹦鹉。其鸟体大部分为金黄色,头顶、脸颊两侧、下腹部和背部下方都带有点桔色的色调;尾巴内侧的主要覆羽为深绿色并带有点金黄色调、翅膀部分的主要飞行羽为深绿色,尖端有蓝色;翅膀外侧的次要飞行羽为金黄色,并参杂些许深绿色的羽毛;眼睛外带有一圈白色的裸皮;鸟喙为黑色,虹膜为深棕色。

该物种分布范围较窄,目前主要发现于南美洲西北部分地区,包括巴西和圭亚那。在法属圭亚那,苏里南和委内瑞拉也疑似有边缘性分布。该物种一般栖息于干旱森林、海岸森林和潮湿云雾林的边缘。分布海拔范围为0-1400米。

2.2 野外种群的保护现状

目前,太阳锥尾鹦鹉在IUCN的物种保护等级为濒危(EN)。据预测,全球当前成熟的野生个体约有1000-2499只,而且有持续下降趋势。栖息地破坏和宠物贸易是其面临的主要威胁。

该物种在圭亚那的种群,上世纪曾遭到严重偷猎,处于区域灭绝的边缘。目前在圭亚那还保留有一个繁殖种群(约200只),已被重点关注和保护[3];针对这一种群,目前采取的主要保护措施包括:确定该种群的基因组成、当地居民援助[4]2005年至2016年间,有多于20000只的个体被出口到新加坡。据另一项研究统计表明,从1975-2016年期间,共有127798只太阳锥尾鹦鹉被交易。

目前该物种被列入CITES附录II,但被提议提升至附录I。任何野生个体的捕捉和交易都是非法行为。

二、两种鹦鹉在中国的贸易和养殖情况

1. 两种鹦鹉在国内的贸易情况

1.1 贸易趋势:蓝黄金刚鹦鹉进口需求上升,太阳锥尾鹦鹉下降

中国是鸟类动物进口贸易大国。自CITES公约发布濒危物种禁止或限制贸易名录以来,总体上我国濒危鸟类进口贸易的数量呈持续上升状态。

有学者统计发现,1981-2010年[5],我国进口活体蓝黄金刚鹦鹉数量1909只,太阳锥尾鹦鹉4561只。2010-2019[2],太阳锥尾鹦鹉和蓝黄金刚鹦鹉进口数量是继灰鹦鹉(Psittacus erithacus)、和尚鹦鹉((Myiopsitta monachus)和橙翅亚马逊鹦鹉(Amazona amazonica)之后的第四和第五位,分别为5495只和4932只。

1:2010-2019年我国进口太阳锥尾鹦鹉和蓝黄金刚鹦鹉数量及来源情况[6]

物种名

来源

年份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2018

2019

太阳锥尾鹦鹉

野生

0

0

0

0

0

0

0

0

0

0

人工繁育

1285

1180

0

300

600

600

400

112

1018

0

合计

1285

1180

0

300

600

600

400

112

1018

0

蓝黄金刚鹦鹉

野生

155

0

82

199

162

567

397

454

947

286

人工繁育

358

106

40

136

545

241

152

92

12

1

合计

513

106

122

335

707

808

549

546

959

287

2010-2019蓝黄金刚鹦鹉、太阳锥尾鹦鹉这两种鹦鹉进口的数量来看,年际进口数量变化起伏较大,两者分别在2018年(959只)、2010年(1285只)达到进口峰值;从整体趋势看,蓝黄金刚鹦鹉的进口量呈上升趋势,太阳锥尾鹦鹉呈下降趋势。详见图4。

4:2010-2019年我国两种鹦鹉的进口情况。

1.2 进口来源:蓝黄金刚鹦鹉大多为野生种,太阳锥尾鹦鹉全部来自人工繁育

2010-2019蓝黄金刚鹦鹉、太阳锥尾鹦鹉这两种鹦鹉进口的来源来看,蓝黄金刚鹦鹉约66%来自于野外,而太阳锥尾鹦鹉全部来自于人工繁育。详见图5和图6。

5:2010-2019蓝黄金刚鹦鹉的进口来源。   

6:2010-2019太阳锥尾鹦鹉的进口来源。

为了解2019年之后的进口情况,绿会研究室在CITES官方数据库进行了查询,未发现蓝黄金刚鹦鹉、太阳锥尾鹦鹉这两种鹦鹉出口到我国(大陆地区)的记录,这与全球新冠疫情暴发有直接相关性。

1.3 交易数量:太阳锥尾鹦鹉蓝黄金刚鹦鹉

蓝黄金刚鹦鹉和太阳锥尾鹦鹉进入国内市场后,各经营主体之间也会产生出售或购买等交易行为。

绿会研究室对2019-2023年来政府官方网站上对这两种鹦鹉较大数量的出售或购买审批信息进行梳理,虽不能反映全部的实际交易情况,但也能间接地反映出这两种鹦鹉在国内交易的概况。

从整体交易数量来看,涉及太阳锥尾鹦鹉交易的申请,单次大数量的交易较多,且总数量也较多,合计有280余只;涉及蓝黄金刚鹦鹉的交易,单次交易数量较少,总交易数量较少,总60余只;从所了解的单只交易价格来看,蓝黄金刚鹦鹉因体形大、颜色绚丽、对人亲近等,动辄价格过万,太阳锥尾鹦鹉其单只市场价格相对较低,价格多在数百元至数千元一只。

具体交易事项如:2019年,保定市万祥鹦鹉驯养有限公司拟向濮阳金鹦缘野生动物繁育有限公司出售太阳锥尾鹦鹉40只[7]2020年,铁岭县宾丽鹦鹉养殖有限公司售卖太阳锥尾鹦鹉100只[8]2020年,保定市万祥鹦鹉驯养有限公司拟向山东省爱尔物种保育有限公司出售太阳锥尾鹦鹉60只[9]2021年,鹤山市巴布亚动物园管理有限公司申请出售太阳锥尾鹦鹉75只给江苏灵灵淹城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粤江林许准〔2021〕38号);2023年,鹤山市新快科技有限公司从广州裕隆动物养殖有限公司购买太阳锥尾鹦鹉8只,蓝黄金刚鹦鹉6只;2023年,桃江县龙翔特种养殖有限公司欲向海南鑫海泰达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出售太阳锥尾鹦鹉4只,蓝黄金刚鹦鹉4只;2023年8月,南陵县大山生态农业科技农场申请出售蓝黄金刚鹦鹉35只[10-11]2020年,鹤山市巴布亚动物园管理有限公司出售给资中县老颜鹦鹉养殖场蓝黄金刚鹦鹉4只(粤江林护许准〔2020〕88号);2023年9月,动趣(长沙)旅游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申请从望江县鹦姿勃勃养殖有限公司购买蓝黄金刚鹦鹉10只(湘林护许准〔2023〕182号);等等。

2. 两种鹦鹉的国内养殖状况

据调研,我国规模养殖鹦鹉的地区,主要分布在山东、安徽、湖南等地。绿会研究室通过在以上省份林业局、自然资源局等相关政府部门的官方网站查阅,收集了自2021-2023年以来函件中提到蓝黄金刚鹦鹉、太阳锥尾鹦鹉这两种鹦鹉的人工繁育、出售或购买等相关批复文件。

据不完全统计,受理申请中涉及蓝黄金刚鹦鹉的共96家单位;涉及太阳锥尾鹦鹉为74家。(详见附录1)

7:两种鹦鹉2021-2023年养殖场数量走势图。

根据所调查的获批的养殖场数量,按照年度顺序制成的走势图如上。从上图可以看出,蓝黄金刚鹦鹉和太阳锥尾鹦鹉自2021年到2023年以来,获批的养殖场数量逐年增加,2022年到2023年大幅增加。蓝黄金刚鹦鹉的养殖场数量每年都比太阳锥尾鹦鹉养殖场数量多,说明蓝黄金刚鹦鹉的养殖意愿高、养殖规模大。

3. 国内两种鹦鹉的养殖繁育技术状况

人工繁育情况下,蓝黄金刚鹦鹉雏鸟需要3-4年达到性成熟[12]之后每个繁殖季大约能产2-3枚蛋。其繁殖期长,可以终身繁育,每次约持续1-2年。据了解,当前蓝黄金刚鹦鹉人工繁育的难点,主要在于其个体大、难以为其提供足够大的繁育空间。

一项最近的研究显示:良好的环境布置,能更好的改善人工繁育个体的进食和活动,同时可能会增加其繁殖成功几率[13]

绿会研究室以“蓝黄金刚鹦鹉”、“blue and yellow macaw”、“ara ararauna”为关键词,在中国知网进行文献检索,共发现14篇文章,其中中文文献4篇,英文文献10篇。与养殖和育雏有关的3篇,与季节性迁徙相关的2篇,与养殖育雏疾病预防相关的3篇,与电子定位和鉴别相关的1篇,与基因研究相关的1篇,与环境富集和行为关系相关的1篇,研究巴西蓝黄金刚鹦鹉食物来源和习性的2篇,与视力测试相关的1篇。从文献检索的结果看:涉及蓝黄金刚鹦鹉养殖实践的科研论文占比仅为21.4%,说明目前国内外涉及蓝黄金刚鹦鹉养殖技术的相关研究总量偏少。

在国内,与蓝黄金刚鹦鹉养殖和育雏相关的科研论文,是来自上海动物园、杭州动物园根据园内饲养的2只和16只蓝黄金刚鹦鹉情况,重点观察蓝黄金刚鹦鹉的饲养繁育、行为训练以及日常疾病预防过程,以总结出蓝黄金刚鹦鹉的繁育要点以及疾病预防措施等。然而其繁育规模较小,不具有普适性。

太阳锥尾鹦鹉的平均寿命长达30年。其繁殖期通常始于春季,但冬季也可进行,不过需要特别保温,一年可进行数次繁殖。每对种鸟需隔离饲养,单个繁殖体一年可产3-4窝,平均每窝下4-5个鸟蛋,孵化期约23日,幼鸟50天羽毛长成。幼鸟离开巢箱后可继续跟随父母生活一段时间。由于这种鹦鹉体型小,大多数的太阳锥尾鹦鹉都是采用笼养繁殖的方式。这种鹦鹉一般在2-3岁左右性成熟,每年可以繁殖1-3次。但该物种不能终身繁育,一般在10岁之后就停止了[14]

“太阳锥尾鹦鹉”、“金黄鹦哥”、“Sun Parakeet”、“Aratinga solstitialis”为关键词在中国知网进行文献检索,共有13篇文章,其中中文文献1篇,英文文献12篇。12篇英文文献主要与基因、物种、遗传学、保护研究等相关,1篇中文文献为多种鹦鹉的耐药基因分子进化特征研究,其中包括太阳锥尾鹦鹉。

从对国内近10家较大型的鹦鹉养殖场实际抽查情况来看,太阳锥尾鹦鹉的养殖技术相对成熟,蓝黄金刚鹦鹉以引进为主,随访对象中仅一家表示可以提供相应的人工养殖技术。随访抽查情况见表2

2 国内鹦鹉养殖场两种鹦鹉养殖技术的随机调查

养殖场名称

鹦鹉品种、数量(规模)、养殖技术以及市场情况

郯城********养殖场


单县********养殖厂


肥城********养殖中心


临沭********合作社

只有小太阳、和尚鹦鹉、牡丹鹦鹉(能繁殖)。其他的没有繁殖出来。二级的不卖。

宿州********公司

蓝黄金刚鹦鹉作为种鸟,还没有繁殖出来;太阳锥尾鹦鹉有几只,只对接有鹦鹉养殖的机构。

鹤山********公司

蓝黄金刚鹦鹉和太阳锥尾鹦鹉这两个品种数量不多,后续可以提供养殖技术

南陵********农场


海南********

两种鹦鹉都有:蓝黄金刚鹦鹉价格在2万元左右,太阳锥尾鹦鹉是2千元左右。建议买断奶后的,售后有终生一对一技术服务群。

三、国内政府管理现状及探索

1993年,《林业部关于核准部分濒危野生动物为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通知》(林护通字[1993]48号)文中规定:我国是《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简称《公约》)成员国。为加强对濒危野生动植物种的进出口管理,履行相应的国际义务,使国内野生动物的保护管理工作与世界濒危物种保护相衔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第四十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决定将《公约》附录一和附录二所列非原产我国的所有野生动物分别核准为国家一级和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对这些野生动物及其产品(包括任何可辨认部分或其衍生物)的管理,同原产我国的国家一级和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一样,按照国家现行法律、法规和规章的规定实施管理;对违反有关规定的,同样依法查处。

2021年,《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经国务院批准,于2021年2月1日公布实施。根据最新版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15],中国原生的鹦鹉一共有九种,分别是:短尾鹦鹉、蓝腰鹦鹉、亚历山大鹦鹉、红领绿鹦鹉、青头鹦鹉、灰头鹦鹉、花头鹦鹉、大紫胸鹦鹉、绯胸鹦鹉。以上九种鹦鹉,都是受国家重点保护的珍稀、濒危的二级保护野生动物,其余种类的鹦鹉,除了《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附录I和附录II所列种类并被我国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核准按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管理的外,不再是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

8:CITES附录I和附录II中的鹦鹉种类2023年2月23日生效)。图源:CITES附录I和附录II

根据《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附录I和附录II(2023年版本),蓝黄金刚鹦鹉(Ara ararauna)和太阳锥尾鹦鹉(Aratinga solstitialis)都属于附录II

2021年4月2日,针对新版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实施后、存在部分传统笼养观赏鸟已被升级为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情况,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在给河南省林业局的复函《关于妥善解决人工繁育鹦鹉有关问题的函》中再次明确指出,按照规定,除桃脸牡丹鹦鹉、虎皮鹦鹉、鸡尾鹦鹉外,从境外引进的《公约》附录所列鹦鹉种类均按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管理,其人工繁育活动应依法取得人工繁育许可证。同时要求“对我国没有野外自然分布、人工繁育的费氏牡丹鹦鹉、紫腹吸蜜鹦鹉、绿颊锥尾鹦鹉、和尚鹦鹉开展专用标识管理试点”。在养殖户自愿前提下,可对确属人工繁育的、来源合法的上述鹦鹉,加载专用标识,凭标识销售、运输”,“对合法人工繁育来源、依法允许出售的鹦鹉,停止执行禁止交易措施,但其销售活动须在所在地政府确定的场所进行,且符合防疫检疫各项要求”。

这意味着,在我国,鹦鹉类除桃脸牡丹鹦鹉、虎皮鹦鹉、鸡尾鹦鹉外,其他鹦鹉物种,无论是野外种群还是人工繁育种群,均为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蓝黄金刚鹦鹉和太阳锥尾鹦鹉的人工繁育活动,均应依法取得人工繁育许可证。

2023年4月,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关于《陆生野生动物及其制品专用标识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和专用标识范围(第一批)[16],再次公开征求意见。第一批人工繁育作为宠物的鸟类中,列出了费氏牡丹鹦鹉、非洲灰鹦鹉、葵花凤头鹦鹉、绿颊锥尾鹦鹉等13种鹦鹉,见下图。

9:《陆生野生动物及其制品专用标识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和专用标识范围(第一批)中所列举的鹦鹉种类。图源:《陆生野生动物及其制品专用标识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和专用标识范围(第一批)

唐山公安局森林分局此次发函要求协助认定养殖规模和技术成熟度的蓝黄金刚鹦鹉和太阳锥尾鹦鹉,都在第一批人工繁育作为宠物的鸟类名单(征求意见稿)中,可见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也关注到鹦鹉人工繁育作为宠物的普遍现象。截止目前,这一征求意见名录,还未正式发布。

四、结论

综上,根据两种鹦鹉的野外种群及保护现状、国内常见鹦鹉养殖和所指定两种鹦鹉的养殖情况、国家已制定发布的法律法规以及我国国内试点实行人工繁育鹦鹉作为宠物的管理探索等来看,虽然蓝黄金刚鹦鹉(Ara ararauna)和太阳锥尾鹦鹉(Aratinga solstitialis)在我国的人工繁育实践逐渐增多,养殖规模逐渐扩大,但总体技术与管理尚不成熟,仍在逐渐摸索中。

同时,要考虑到蓝黄金刚鹦鹉和太阳锥尾鹦鹉的野生种群均受到极大的贸易威胁的情况。早在2005年,这两种鹦鹉即已被纳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附录II,其物种保护状况受到国际国内高度重视。尤其太阳锥尾鹦鹉的自然栖息地非常狭窄,濒危程度高,当下全球野生种群中成熟个体的总数不超过3000只,对太阳锥尾鹦鹉的保护等级,一度也曾动议提升至CITES附录I。

因此,对应《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蓝黄金刚鹦鹉和太阳锥尾鹦鹉均属受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在其养殖繁育方面,应严格参照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驯养繁育、以及相关管理办法进行管理。


参考文

1. Chan, D.T.C.; Poon, E.S.K.; Wong, A.T.C.; Sin, S.Y.W. Global trade in parrots - Influential factors of trade and implications for conservation. Glob. Ecol. Conserv. 2021, 30, e01784.

2. Carvalho-Roel, C. F., & Júnior, O. M. (2021). Assessing the relative impacts of roadkill and nest poaching on the population viability of the Blue-and-yellow macaw, Ara ararauna (Aves: Psittaciformes), in a Brazilian National Park. Diversity, 13(12), 652.

3. Spitzer, R., Norman, A. J., Königsson, H., Schiffthaler, B., & Spong, G. (2020). De novo discovery of SNPs for genotyping endangered sun parakeets (Aratinga solstitialis) in Guyana. Conservation Genetics Resources, 12, 631-641.

4. Brian Coyle, Constance Woodman, and Michael Braun. Keep the Suns shining in Guyana: Recovering the Sun Conure (Sun parakeet). Retrieved January 3, 2024, from https://experiment.com/projects/keep-the-suns-shining-in-guyana-recovering-the-sun-conure-sun-parakeet

5. Li, L., Jiang, Z., 2014. International trade of CITES listed bird species in China. PLoS One 9, 85012.

6. Wang Q, Shi J, Shen X, et al. Characteristics and patterns of international trade in CITES-listed live birds in China from 2010 to 2019[J]. Global Ecology and Conservation, 2021, 30: e01786.

7. 保定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林业局).关于保定市万祥鹦鹉驯养有限公司出售鹦鹉的审核意见[EB/OL]. https://zrgh.baoding.gov.cn/bdzrzy/zwgk/yzzf/shgk/xzxk/10752497879525257216.html.2019-10-11.

8. 铁岭市自然资源局.(关于公开售卖附录二小太阳和尚鹦鹉的投诉回复)[EB/OL] http://fgw.tieling.gov.cn/eportal/ui?pageId=237427&msgDataId=d3bb904f10ab4aa68bee331a8aac7649.202

9. 保定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林业局).关于保定市万祥鹦鹉驯养有限公司出售人工繁育保护动物的审核意见[EB/OL]. https://zrgh.baoding.gov.cn/bdzrzy/ywpd/lyxx/ysdzw/10802509656870514688.html. 2020-10-10.

10. 安徽省林业局. 安徽省林业局准予行政许可决定书[EB/OL]. https://lyj.ah.gov.cn/public/9913203/40672974.html.2023-9-19.

11. 安徽省林业局. 安徽省林业局准予行政许可决定书[EB/OL]. https://lyj.ah.gov.cn/public/9913203/40668071.html.2023-08-22.

12. Blue-and-yellow macaw (Ara ararauna). Retrieved January 3, 2024, from https://animaldiversity.org/accounts/Ara_ararauna/

13. Miglioli, A., & da Silva Vasconcellos, A. (2021). Can behavioural management improve behaviour and reproduction in captive blue-and-yellow macaws (Ara ararauna)?. Applied Animal Behaviour Science, 241, 105386.

14. Carrie Stephens. (2023). How To Breed Sun Conures?. Retrieved January 3, 2024, from https://www.allaboutparrots.com/how-to-breed-sun-conures/

15. 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 2021年2月5日

16. 关于《陆生野生动物及其制品专用标识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和专用标识范围再次公开征求意见. [EB/OL].国家林业和草原局. 2023-04-12. http://www.forestry.gov.cn/search/363271


附录:山东、安徽、湖南等地2021-2023年批复的两种鹦鹉的人工繁育场地列表

物种名称

主体名称

审批号/时间

蓝黄金刚鹦鹉

Ara ararauna

邹城市金鹦养殖场

鲁自然资函〔2023〕740号

淄川区森语养殖场

鲁自然资函〔2023〕739号

滕州市善国动物园管理有限公司

鲁自然资函〔2023〕741号

单县元年宠物养殖有限公司

鲁自然资函〔2023〕722号

聊城市滨河乐园有限公司

鲁自然资函〔2023〕710号

单县鸿鹄鹉业珍禽养殖厂

鲁自然资函〔2023〕662号

山东菇婆婆农场有限公司

鲁自然资函〔2023〕667号

禹城市昌盛养殖场

鲁自然资函〔2023〕648号

郯城县皮皮鸟园养殖场

鲁自然资函〔2023〕649号

单县单州养殖有限公司

鲁自然资函〔2023〕381号

莒南合尚禽畜养殖园

鲁自然资函〔2023〕370号

聊城雷扬养殖有限公司

鲁自然资函〔2023〕312号

临淄区硕铭养殖场

鲁自然资函〔2023〕212号

金乡县立昂特种养殖场

鲁自然资函〔2023〕96号

微山县夏镇聚友综合养殖场

鲁自然资函〔2023〕60号

鱼台凯顺养殖有限公司

鲁自然资函〔2023〕61号

成武县牧丰特种动物农场

鲁自然资函〔2023〕38号

日照嗡嗡乐动物园管理有限公司

鲁自然资函〔2023〕34号

菏泽青年湖动物园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鲁自然资函〔2022〕987号

五莲县木舟养殖场

鲁自然资函〔2022〕888号

临沂动植物园

鲁自然资函〔2022〕845号

河东区舍予养殖场

鲁自然资函〔2022〕736号

菏泽市牡丹区凯凯动物店

鲁自然资函〔2022〕684号

兰陵县万泉家庭农场

鲁自然资函〔2022〕631号

郯城县庙山镇一二养殖场

鲁自然资函〔2022〕401号

山东鲁野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鲁自然资函〔2022〕367号

菏泽龙池生态动物园有限公司

鲁自然资函〔2022〕214号

肥城市凤鸣宠物养殖中心

鲁自然资函〔2022〕1号

潍坊金宝乐园有限公司

鲁自然资函〔2021〕1941号

垦利区胜坨金缘观赏龟繁育中心

鲁自然资函〔2021〕1942号

淄博市博客宠物服务有限公司

鲁自然资函〔2021〕1929号

济宁若宇养殖有限公司

鲁自然资函〔2021〕1921号

淄川区腾彩养殖场

鲁自然资函〔2021〕1624号

利津县陈庄晓东宠物养殖场

鲁自然资函〔2021〕1847号

德州市运河经济开发区羽安特种动物农场

鲁自然资函〔2021〕1827号

淄川区金泽养殖场

鲁自然资函〔2021〕1750号

临沭县繁兴鹦鹉养殖专业合作社

鲁自然资函〔2021〕455号

禹城市昌盛养殖场

鲁自然资函〔2021〕222号

淄博桃花山生态农业有限公司

鲁自然资函〔2021〕10号

开平市沙塘镇牧晨动物饲养场

粤江林许准〔2023〕90号

鹤山市飞多远特种养殖有限公司

粤江林许准〔2023〕89号

合肥疯狂松鼠岛游乐有限公司

林审准﹝2023﹞669号

南陵县大山生态农业科技农场

林审准﹝2023﹞647号

合肥互动旅游服务有限公司

林审准﹝2023﹞551号

宿州泽茂鸟类繁育有限公司

林审准﹝2023﹞559号

宿州市同正野生动物繁殖有限公司

林审准﹝2023﹞548号

六安市梦幻游乐园有限公司

林审准﹝2023﹞555号

合肥互动旅游服务有限公司

林审准﹝2023﹞541号

淮北致尊伯乐马术俱乐部有限公司

林审准﹝2023﹞447号

滁州万萌养殖有限公司

林审准﹝2023﹞415号

宁陵县博涵鹦鹉宠物养殖畜禽养殖场

林审准﹝2023﹞144号

安徽安伽物语宠物养殖有限公司

林审准﹝2023﹞106号

安徽雅园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林审准﹝2023﹞99号

安徽铭沐鹦鹉养殖有限公司

林审准﹝2023﹞33号

淮北鹦之花养殖有限责任公司

林审准﹝2023﹞28号

宿州市马戏世家动物表演团

林审准﹝2022﹞459号

宿州长森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林审准﹝2022﹞448号

宿州市马戏世家动物表演团

林审准﹝2022﹞459号

宿州市埇桥区太阳大马戏动物表演团

林审准﹝2022﹞346号

宿州凤鸣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林审准﹝2022﹞214号

望江县鹦姿勃勃养殖有限公司

林审准﹝2022﹞195号

蚌埠海贝海洋乐园有限责任公司

林审准﹝2022﹞144号

安徽省玖赋商业运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林审准﹝2021﹞31号

长沙市雨花区万英鹦鹉养殖场

湘林护许准〔2022〕162号

宁远县赵青山养殖场

湘林护许准〔2021〕51号

邵东市砂石镇大鹦帝国养殖场

湘林护许准〔2023〕46号

长沙世界之窗有限公司

湘林护许准〔2022〕221号

湖南苏卡达养殖有限公司

湘林护许准〔2023〕122号

湖南省祺秀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湘林护许准〔2023〕102号

湖南可萌可萌旅游文化有限公司

湘林护许准〔2022〕196号

湖南今归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湘林护许准〔2023〕72号

桃江县龙翔特种养殖有限公司

湘林护许准〔2023〕91号

海南鑫海泰达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湘林护许准〔2023〕91号

桃江鸟语林鹦鹉养殖有限公司

湘林护许准〔2023〕54号

邵东市砂石镇大鹦帝国养殖场

湘林护许准〔2023〕46号

长沙世界之窗有限公司

湘林护许准〔2022〕221号

邵东市兴齐养殖厂

湘林护许准〔2023〕167号

商丘市睢阳区桂莲养殖场

豫林护许准〔2021〕282号

河南神州鸟园有限责任公司

豫林护许准〔2021〕768号

商丘市睢阳区飞越养殖场

豫林护许准〔2021〕287号

保定丰翊养殖有限公司

2023年9月

徐水区森尼尔特种动物养殖场

2023年5月

保定市千羽鸟舍鹦鹉养殖有限公司

2023年2月

开平市沙塘镇牧晨动物饲养场

粤江林许准〔2023〕90号

鹤山市飞多远特种养殖有限公司

粤江林许准〔2023〕89号

广东花海欢乐世界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粤江林许准〔2021〕117号

广东苏卡达生态观赏有限公司

粤江林许准〔2021〕56号

海南英达动物养殖有限公司

粤江林许准〔2021〕32号

鹤山市新快科技有限公司

粤江林许准〔2023〕125号

鹤山市龙口镇锦丰动物驯养繁殖场

粤江林许准〔2022〕169号

鹤山市醒目仔仔鹦鹉养殖销售有限公司

粤江林许准〔2022〕11号

鹤山市巴布亚动物园管理有限公司

粤江林许准〔2021〕131号

信阳龙湖动物园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豫林护许准〔2022〕167号

郑州市异青宠物销售有限公司

豫林护许准〔2022〕131号


濮阳金鹦缘野生动物繁育有限公司

豫林护许准〔2021〕179号


商丘市梁园区同达养殖场

豫林护许准〔2021〕778号

合计

96家

太阳锥尾鹦鹉

Aratinga solstitialis

邹城市金鹦养殖场

鲁自然资函〔2023〕740号

淄川区森语养殖场

鲁自然资函〔2023〕739号

单县元年宠物养殖有限公司

鲁自然资函〔2023〕722号

单县鸿鹄鹉业珍禽养殖厂

鲁自然资函〔2023〕662号

山东菇婆婆农场有限公司:

鲁自然资函〔2023〕667号

禹城市昌盛养殖场

鲁自然资函〔2023〕648号

郯城县皮皮鸟园养殖场

鲁自然资函〔2023〕649号

单县单州养殖有限公司

鲁自然资函〔2023〕381号

莒南合尚禽畜养殖园

鲁自然资函〔2023〕370号

聊城雷扬养殖有限公司

鲁自然资函〔2023〕312号

临淄区硕铭养殖场

鲁自然资函〔2023〕212号

金乡县立昂特种养殖场

鲁自然资函〔2023〕96号

微山县夏镇聚友综合养殖场

鲁自然资函〔2023〕60号

鱼台凯顺养殖有限公司

鲁自然资函〔2023〕61号

成武县牧丰特种动物农场

鲁自然资函〔2023〕38号

淄博市博客宠物服务有限公司

鲁自然资函〔2023〕47号

菏泽青年湖动物园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鲁自然资函〔2022〕987号

五莲县木舟养殖场

鲁自然资函〔2022〕888号

河东区舍予养殖场

鲁自然资函〔2022〕736号

菏泽市牡丹区凯凯动物店

鲁自然资函〔2022〕684号

郯城县庙山镇一二养殖场

鲁自然资函〔2022〕401号

济宁若宇养殖有限公司

鲁自然资函〔2022〕355号

山东鲁野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鲁自然资函〔2022〕367号

潍坊金宝乐园有限公司

鲁自然资函〔2022〕247号

肥城市凤鸣宠物养殖中心

鲁自然资函〔2022〕1号

陵城区文达鹦鹉养殖部

鲁自然资函〔2021〕1631号

淄川区腾彩养殖场

鲁自然资函〔2021〕1624号

德州市运河经济开发区羽安特种动物农场

鲁自然资函〔2021〕1827号

兰陵县丰禾生态养殖场

鲁自然资函〔2021〕520号

临沭县繁兴鹦鹉养殖专业合作社

鲁自然资函〔2021〕455号

禹城市昌盛养殖场

鲁自然资函〔2021〕222号

开平市沙塘镇牧晨动物饲养场

粤江林许准〔2023〕90号

鹤山市飞多远特种养殖有限公司

粤江林许准〔2023〕89号

亳州市靖垚养殖场

林审准﹝2023﹞631号

亳州市鑫航养殖有限公司

林审准﹝2023﹞621号

宿州泽茂鸟类繁育有限公司

林审准﹝2023﹞559号

宿州市埇桥区太阳大马戏动物表演团

林审准﹝2023﹞483号

滁州万萌养殖有限公司

林审准﹝2023﹞415号

太和县小嘎鹦鹉养殖有限公司

林审准﹝2023﹞413号

宁陵县博涵鹦鹉宠物养殖畜禽养殖场

林审准﹝2023﹞144号

安徽铭沐鹦鹉养殖有限公司

林审准﹝2023﹞33号

淮北鹦之花养殖有限责任公司

林审准﹝2023﹞28号

芜湖市祥勇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林审准﹝2022﹞380号

南陵县大山生态农业科技农场

林审准﹝2022﹞259号

长沙市雨花区万英鹦鹉养殖场

湘林护许准〔2022〕162号

汝城县惠馨观赏鸟养殖场

湘林护许准〔2022〕198号

宁远县赵青山养殖场

湘林护许准〔2021〕51号

双峰县崇亘特种养殖有限公司

湘林护许准〔2022〕189号

湖南可萌可萌旅游文化有限公司

湘林护许准〔2022〕196号

汉寿湘同发野生动物园有限公司

湘林护许准〔2023〕50号

桃江县龙翔特种养殖有限公司

湘林护许准〔2023〕91号

海南鑫海泰达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湘林护许准〔2023〕91号

桃江鸟语林鹦鹉养殖有限公司

湘林护许准〔2023〕140号

汉寿湘同发野生动物园有限公司

湘林护许准〔2023〕50号

汝城县惠馨观赏鸟养殖场

湘林护许准〔2022〕198号

邵东市兴齐养殖厂

湘林护许准〔2023〕167号

商丘市睢阳区桂莲养殖场

豫林护许准〔2021〕282号

河南神州鸟园有限责任公司

豫林护许准〔2021〕768号

保定丰翊养殖有限公司

2023年9月

徐水区森尼尔特种动物养殖场

2023年5月

保定市千羽鸟舍鹦鹉养殖有限公司

2023年2月

开平市沙塘镇牧晨动物饲养场

粤江林许准〔2023〕90号

鹤山市飞多远特种养殖有限公司

粤江林许准〔2023〕89号

广东苏卡达生态观赏有限公司

粤江林许准〔2021〕56号

广东花海欢乐世界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粤江林许准〔2021〕5号

鹤山市新快科技有限公司

粤江林许准〔2023〕125号

江门市新会区大泽镇旺洲珏洋宝源养殖场

粤江林许准〔2021〕99号

广州缘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粤江林许准〔2021〕99号

鹤山市巴布亚动物园管理有限公司

粤江林许准〔2021〕38号

江苏灵灵淹城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

粤江林许准〔2021〕38号

信阳龙湖动物园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豫林护许准〔2022〕167号

郑州市异青宠物销售有限公司

豫林护许准〔2022〕131号

濮阳金鹦缘野生动物繁育有限公司

豫林护许准〔2021〕179号


商丘市梁园区同达养殖场

豫林护许准〔2021〕778号

合计

74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