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没有一荣俱荣,只有一损俱损!发达国家排放,最不发达国家买单 ——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观察

二维码
28

/张晓倩


摘要:发达国家在工业文明的进程中,在实现自身的快速发展过程中,产生了大量的碳排放,这些碳排放的影响,经过数十年的不断累积,成为当前全球气候变化的主因和影响人类可持续发展的严重危机。在碳配额方面,发达国家利用规则博利益。大多数富裕的工业化国家未能在减排中做出应有的贡献,反而利用标准和规则将减排责任推给发展中国家。大多数气候融资以贷款的形式进行,这将使最边缘化的国家对发达国家的债务更加沉重。


关键词: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排放总量碳排放碳配额生态债务气候融资


张晓倩.没有一荣俱荣,只有一损俱损!发达国家排放,最不发达国家买单——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观察.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第1卷第2期,20221月,ISSN2749-9065

   

202111月上旬,虽然中国多地遭遇了入冬以来的首轮强降温和大雪,但并不妨碍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如火如荼的召开并吸引了全球的关注目光。

气候变化所带来的影响,不仅是全球平均气温的不断上升,还包括气温变化幅度的加剧,极寒或炎热天气发生的频率,以及由此带来的一系列气象灾害等。

尽管《巴黎协定》对于如今气候变化原因的最大责任主体已经有了明确结论,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在回答记者提问时也再次明确阐明,气候变化、全球变暖的原因,主要是发达国家在工业化城镇化过程中无序排放造成的历史原因,这是共识,同时也是《巴黎协定》要求发达国家带头减排,并应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支助的原因。

各国在发展阶段,肯定会随之增加排放。但导致当前气候变化的主要因素,则是发达国家在工业文明的进程中,在实现自身的快速发展过程中,产生了大量的碳排放,这些碳排放的影响,经过数十年的不断累积,愈发凸显出来,成为当前全球气候变化的主因和影响人类可持续发展的严重危机。

虽然关于气候变化本身的争论已在本届大会消声,但对于控制气候变暖的重要方法,减碳和植树虽然成为参会各方关注和讨论的焦点,但就如何承担责任并有效达成,各方争论依然不止。

最不发达国家集团主席,来自不丹的索南·P·旺迪 (Sonam P Wangdi)表示,尽管COP26上许多国家做出了承诺,但假如国家自主贡献(NDC,即各方根据自身情况确定的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目标)没有更新,我们就很难验证这些声明的实际效果如何。

每个国家的碳排放40%被海洋或陆地吸收,而剩余的碳则殊途同归地进入大气,造成气候变化。因为要限制碳在大气中的总量,我们自然要告诉每个国家:如何减排,如何增大海洋或森林的碳截存。

但,怎么确定我们一共能排多少,而每个国家又应该排多少?算控制排放总量时,各国不欢而散;算配额的时候,谈判更是刀枪相见,最后只取了折中结果。


公地悲剧下,不放过一根草的发达国家


排放总量的确定,本身就困难重重。

在哥本哈根会议上(2009COP15),G77 发展中国家集团主席、苏丹大使 Lumumba Di-Aping提出了一个非洲,一度升温的口号。他认为,2度升温将意味着非洲必死无疑。如今,事实证明,气候变化造成的飓风、旱灾和粮食危机都正给基础建设不发达的非洲带来灭顶之灾。在中国能够组织起粮食安全防线,构建海绵城市时,绝大多数最不发达国家只能听天由命,任凭茅屋为秋风所破

哥本哈根会议最终并未达成有效共识,只有一地鸡毛。在巴黎会议上(2015COP21),谈判才敲定将1.5度与2度均作为目标。这意味着,全球碳配额约为5800亿吨(1.5度情况),而按照目前每年排放420亿吨的情况来看,耽误的这6年让能源结构的转型没有了余裕。在今年举行的COP26上,虽然没有了气候变化否定者,但唇枪舌剑依然在不断地擦出火花。

世界银行定义的高收入国家(蓝色)和前工业化时代以来其他国家(红色)的年排放量。欧盟28国都被归为一组,包括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其他富裕国家组也排除了一些对全球排放影响最小的岛国。资料来源:Carbon Brief, Highcharts.


在碳配额方面,发达国家利用规则博利益的一出大戏,正在上演。

尽管《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一直承认各国应对气候变化的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和各自的能力,但有些人认为,在富裕国家的压力下,这一原则已被淡化

较贫穷的国家,例如印度,认为应该允许它们使用更多剩余的大气空间碳空间来帮助它们发展,因为富裕国家使用了超过它们应有的份额。问题是,正如最近的一篇论文所说,对公平的不同定义导致了对规则的利用国家自主贡献中使用的许多分配决定理由,例如让减排成本最低的地区进行减排,在法律和道德上根本立不住脚。大多数富裕的工业化国家未能在减排中做出应有的贡献,反而利用标准和规则将减排责任推给发展中国家。

最富有的10%造成了将近一半的碳排放。而最贫困的50%仅造成了10%的碳排放。资料来源:Oxfam


典型例子包括气候行动追踪(CAT——由两个研究机构对气候承诺进行的独立分析——基于印度和中国的碳配额表示印度和中国的承诺严重不足CAT在审查了数十篇研究论文后,认为历史责任和减排能力应该同等重视,也要考虑气候行动相对成本效益。CAT 的负责人 Höhne表示,越接近目标,公平碳排放配额的问题就越不重要,因为每个人都必须大幅减少排放,无论情况如何。

2018年的新的评估,如气候公平参考项目(CERP),则根据UNFCCC 的公平原则重新定义公平的碳配额。气候行动网络(CAN)在美国的分支机构,使用同样的方法,优先考虑国家的历史责任和财政能力,呼吁到2030年将美国排放量比2005年减少195%。英国组织则呼吁将类似比1990年的水平降低200%。要知道,在目前的NDC规定下,美国和英国的国内目标分别是50-52%68%

与不同的公平基准相比,截至2018年的NDC以人均二氧化碳当量减排量(黑线)表示。橙色条仅基于国家能力。蓝条仅基于国家历史责任。绿条反映能力和责任。灰色条代表基于低优先级和低责任设置的政治基准。明亮的颜色代表高优先级,而暗淡的颜色代表低优先级。资料来源:CivilSocietyReview.


因此,通过在谈判过程中的“据理力争”,发达国家成功为他们的石油公司争取了更多的排放空间,“可喜可贺”。这间接地为近几年极端气候的加剧做贡献,也让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吞下苦果。


偿还生态债务,拖的久,水分大


全世界所欠的生态债务,是在向未来子孙后代索取“高利贷”,拖欠越久,利息越大,承诺越多,水分越大。

那么,究竟怎么做才算补偿,才算公平?

2021112日,英国政府成为第一个承诺专门为损失和损害提供100万英镑资金的国家。旺迪说,这“铺平了道路”,最不发达国家集团对这一消息表示欢迎。“很明显,发达国家应该为损失和损坏提供单独的资金,而不应该与其他资金混合。”不过,这距离兑现发达国家承诺距离还有很多。

气候变化的应对方式包括两种:缓解和适应。缓解的方式主要包括减排和防止森林砍伐等,而适应则包括提供资金和技术绿色创新,解决当地因为极端气候产生的粮食和居住等问题。

2009年,发达国家同意到2020年每年提供高达100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较贫穷国家的气候行动。从那时起,这个数字就被不断提起,直至今日。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数据:下面图表所示从最近可用的气候融资,在2019年达到约800亿。不过就算满打满算,今年 1000 亿美元的目标也没有实现。


2013~2019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的气候融资。红条代表1000亿美元目标


火上浇油的是,尽管大部分的气候融资提供的资金达不到目的,但许多发展援助被贴上了气候援助的标签,而且同时被计算到了气候和发展指标中。大多数气候融资以贷款的形式进行,这将使最边缘化的国家对发达国家的债务更加沉重。

乐施会(Oxfam)估计,在发达国家2017-2018年报告的大约600亿美元的公共气候融资中,一旦贷款偿还、利息和“其他形式的回报”被贴现,气候变化融资的真实价值接近每年19-225 亿美元。

除去承诺和资金流动,减缓和应对气候变化更要看到具体的项目。根据中国最新提交的NDC材料,中国积极同广大发展中国家开展应对气候变化南南合作。2021921日,习近平主席在第七十六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宣布,中国将大力支持发展中国家能源绿色低碳发展,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

我们期待发达国家在“欠债不还”如此久之后,能在各方压力下,最终兑现诺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