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大豆贸易:导致巴西森林砍伐的驱动因素

二维码
47

Ida Breckan Claudi

(挪威雨林基金会的全球供应链专家)

摘要:在过去的50年里,全球对大豆的需求迅速增加,其中包括对生物燃料日益增长的需求。随着巴西率先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大豆生产国,巴西的森林地区正面临着农业商品生产商向森林景观的大规模扩张,尤其是巴西的塞拉多地区。本文介绍了国际大豆贸易在全球范围内的主要发展趋势,并讨论了市场参与者如何降低ESG(环境、社会与治理)风险,辅以最佳ESG实践,最后提供了购买巴西大豆的公司应如何行动的相关建议。

关键词:大豆,森林砍伐,巴西,ESG

Ida Breckan Claudi.国际大豆贸易:导致巴西森林砍伐的驱动因素.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第1卷,2023年9月,总第48期.ISSN2749-9065


国际大豆贸易在全球范围内的主要发展趋势

在过去的50年里,全球对大豆的需求迅速增加。全球75%以上的大豆产量用于牲畜饲料,但对生物燃料日益增长的需求也在增加。随着巴西率先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大豆生产国,巴西的森林地区正面临着农业商品生产商向森林景观的大规模扩张。自从亚马逊大豆暂停令通过以来,农业生产已经扩展到巴西生物多样性丰富的塞拉多地区。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超过一半的塞拉多森林已被转化为农业,导致不可逆转的生物多样性损失和巨大的碳排放。

巴西的塞拉多是新的森林砍伐和转为农场的前沿阵地,因为这一生态群落受到非常微弱的巴西法律的保护。全球大豆贸易商和他们的下游客户可以影响这个宝贵而重要的生态区的森林保护。因此,有必要对巴西大豆进行更严格的进口管制。

2018年巴西由大豆生产驱动的毁林。塞拉多生物群(线描区域)受害最严重。图中最高的两个尖顶代表马托皮巴地区的巴尔萨斯(Balsas)和贾博兰迪(Jaborandi)两个市镇。绘图:Trase

随着塞拉多森林的掠夺继续进行,欧盟等市场对环境的关注也在增加。新制定的欧洲森林砍伐条例就是这种关注的体现。私营部门的类似要求,如消费品论坛(Consumer Goods Forum, CGF)的“森林积极方法”和挪威水产养殖对话小组,也表明了市场对巴西森林砍伐增加的担忧。由于森林砍伐和转变林地的风险正在给企业带来更多的财务和声誉风险,我们预计在未来几年将看到更多的私营部门参与者提出更多类似的要求。

2022年11月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7届缔约方大会(UNFCCC COP27)期间,全球农业部门联合分享了一份路线图,以加快其供应链内的行动,按照1.5℃的路径停止与商品相关的森林砍伐。尽管这一全行业的努力受到欢迎,但该路线图还远远不足以有效解决商品驱动的森林砍伐问题,这也是消费品论坛和问责制框架倡议(Accountability Framework initiative)的共同看法。

市场参与者:如何降低ESG(环境、社会与治理)风险?

一直以来,人们试图通过市场动态来减轻风险,如通过认证来保证某些大豆的产量与森林砍伐无关。然而,我们看到认证已被证明是一个不足以阻止毁林的措施。自2016年前引入大豆认证以来,只有2%-4%的全球大豆量被认证覆盖。认证非但没有阻止森林砍伐,反而导致了平行市场,同一个大豆贸易商为一个供应链提供无毁林认证的大豆,而在另一个供应链中提供与毁林有关的大豆。作为对这种不幸的市场动态的回应,更多的行动者正在倡导支持无毁林的供应商,而不仅仅是无毁林产品的供应。这意味着市场参与者要求他们的大豆贸易商承诺在他们的业务中实现无毁林,而不是为少数特定的供应链提供无毁林产品。

从长远来看,减轻风险的最可靠的方法是要求大豆贸易商承诺在其所有业务中实现无毁林,即承诺2020年为塞拉多地区的分水岭时间。意指大豆贸易商不交易2020年后森林砍伐的土地上生产的大豆,从而保护这一生态圈不被大豆驱动的进一步砍伐和土地转化。

挪威三文鱼产业与大豆贸易的联系

挪威市场参与者在大豆贸易中的ESG方面有一些好的例子。挪威三文鱼行业是巴西大豆在三文鱼饲料中的巨大消费者,多年来一直为自己的供应链购买经认证的无毁林大豆。在挪威雨林基金会的建议下,该行业承认了上述市场动态,并意识到将对森林砍伐的关注限制在他们自己的大豆供应链上并不能改变巴西的森林砍伐动态。因此,挪威三文鱼饲料生产商鼓励他们的巴西大豆供应商承诺在他们的经营中完全不砍伐森林,并停止购买2020年8月后在森林砍伐的土地上生产的大豆。

因此,挪威三文鱼行业的一些巴西大豆供应商承诺在2021年将其大豆供应截止到2020年。通过这一公开承诺,这些公司成为在巴西经营的第一个完全不砍伐森林的大豆加工企业。这一承诺为可持续的供应链设立了一个新的标准,并推动了关于“清洁供应商”的讨论,认为除了在供应链中的数量层面上,还必须在运营、公司层面上满足无毁林和无土地转化(deforestation and conversion free, DCF)要求。

我们相信,如果大豆贸易商(和其他高风险商品贸易商)承诺遵守2020年为塞拉多地区的分水岭时间,且其经营与森林砍伐无关,那么森林砍伐和土地转化将会减少。自2021年做出承诺以来,另一个主要的大豆贸易商已经跟随三个先驱者,我们期待更多的巴西植物油行业协会(ABIOVE)的成员可以加入这一行列。政府和商业协会应该鼓励他们的公司做出同样的承诺。

挪威最佳ESG实践的另一个例子是,三文鱼生产商Grieg Seafood将嘉吉公司(一个没有承诺2020年截止日期的大豆贸易商)排除在他们的绿色债券之外,原因是嘉吉公司在推动巴西塞拉多地区的森林砍伐方面发挥了作用。

购买巴西大豆的公司应如何行动?

建议任何购买巴西大豆的公司都要认真细致选择购买的贸易商。公司应该选择这样的大豆贸易商:

· 承诺遵守2020年的截止日期;

· 具有较低的森林砍伐风险(根据Trase的定义https://www.trase.earth/);

· 有能力解决森林砍伐问题,不在高风险地区(如巴西的马托皮巴地区)有基础设施或扩张计划,和/或能够100%追踪直接和间接的大豆供应商;

· ABIOVE中充当驱动力,以提高行业的雄心。

在哪里可以了解到可持续大豆的信息?

Trase.earth(www.trase.earth)提供关于供应链、贸易商的森林砍伐风险、高风险地区的详细数据,并经常提供关于热带森林地区森林砍伐动态的新见解。大豆行业状况报告(d5i6is0eze552.cloudfront.net/documents/TheStateOfTheSoyIndustry_0222.pdf)提供了关于最大的大豆贸易商在巴西高风险地区的承诺和存在的最新情况。Global Canopy的年度森林500强报告(forest500.globalcanopy.org)介绍了对森林砍伐影响最大的500家公司,这也值得关注。投资者如果对评估毁林风险的工具感兴趣,也可以参考我们与挪威投资者合作完成的这份报告:投资者如何管理毁林风险 - 雨林基金会(regnskog.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