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组织开展环境公益诉讼应免交诉讼费

二维码
18

杨洪兰

摘要:公益诉讼是为了避免出现“公地悲剧”,基于维护社会公共利益而产生的,与传统的私益诉讼不同,公益诉讼的原告并不是为了维护私人利益,因此,公益诉讼案件的受理费不能按照普通财产类私益诉讼的收费标准收取;所以,对公益诉讼案件的受理费,建议推广贵州高院等法院的做法,即“环境公益诉讼的案件受理费,不需要原告预交,在结案后由败诉的被告直接负担;原告败诉的,人民法院一般应决定免收案件受理费,恶意诉讼的除外”。

关键词:诉讼费,公益诉讼,免交

杨洪兰.社会组织开展环境公益诉讼应免交诉讼费.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第1卷,2023年7月,总第45期.ISSN2749-9065


近日,笔者遇到了一起法院向环保公益组织执行案件受理费(即诉讼费)的案例。法院判决公益组织承担诉讼费,这一问题在司法实践中并不是作为个例存在的。在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简称中国绿发会、绿会)、自然之友诉常隆化工等三企业环境污染责任纠纷公益诉讼案(常州毒地案)中,由于原告败诉,法院判决环保组织承担高达189万元的诉讼费,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与讨论,因为这一判决严重超出了环保组织的承受能力,当然,这一不合理的判决已经被二审法院改判。但是,这个案件对于中国环境民事公益诉讼事业的发展却是沉重的打击,极大地挫伤了公益组织参与环保事业的积极性。

在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的时代背景下,为广泛调动社会各方力量参与环境保护和环境治理,国家制定并颁布了一系列新的法律,并对某些原来的法律进行了修订,为环保组织参与环境公益诉讼提供支持并敞开了大门、铺平了道路。2012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从法律上正式确认了环境公益诉讼这一形式;2015年1月1日修订施行的《中华⼈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又从法律上明确了环境公益诉讼的原告主体资格;2021年1月1日正式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再次明确规定了法律规定的组织对环境破坏行为的赔偿请求权。正是有了这些法律的保驾护航,中国的环境公益诉讼才正式迈出了稳健的步伐,越来越多的环境公益组织加入到环境公益诉讼的行列,这些公益组织提起的一系列环境公益诉讼案件让整个社会认识到环境公益诉讼在环境保护、推动环境治理上的巨大作用。

但是,随着环境公益诉讼业务的广泛开展,司法实践中有一个问题开始凸现,那就是针对社会公益组织作为原告的诉讼费缴纳问题。目前,法院是依照国务院制定的《诉讼费用交纳办法》收取诉讼费,此办法第三章交纳标准中第十三条规定,财产案件根据诉讼请求的金额或者价额,按照比例分段累计交纳。此规定适用于一般的民事案件没有问题。但是,适用于环境公益诉讼案件却值得商榷,理由是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的标的额一般都比较高,一般包含环境损害赔偿金、环境修复费、生态环境服务功能损失费、鉴定费、律师费等,所有的这些项目罗列起来,如果按照上述规定计算出的诉讼费往往数额比较高。这样高额的诉讼费如果让环保组织来承担的话,显然不合理。理由是:首先,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的受益人是社会大众而非原告一人;其次,环保公益组织与被告之间不存在自身利益纠纷,所以审判机关无需担心环保组织滥用诉权;再次,环保公益组织胜诉后并不会得到任何经济利益,法院判决被告支付的环境赔偿金及环境修护费等都支付至当地的环保专项账户,用于当地的环境治理,而不是划归至原告、公益组织的账户。最后,环保公益组织由于其自身的行业属性,其收入主要来自于社会捐助,本身并无经济盈利能力。

综合上述分析,如果让维护社会公共环境利益的公益组织来承担高额诉讼费,显然是不合理的。虽然,最高人民法院于2015年1月6日公布的《关于审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三条规定:原告交纳诉讼费用确有困难,依法申请缓交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败诉或者部分败诉的原告申请减交或者免交诉讼费用的,人民法院应当依照《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规定,视原告的经济状况和案件的审理情况决定是否准许。根据上述规定,最高院把是否允许减交和免交诉讼费的权力交给了审理案件的地方法院。这虽然扩大了地方法院的自由裁量空间,但是,由于各地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在实践中这必然会导致各地法院在具体案件中对免交、缓交的标准把握不统一,对原告“困难”的认定标准也不统一,这必然会导致出现同案不同判的情况发生。

而且,2016年2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人民法院审理人民检察院提起公益诉讼案件试点工作实施办法》(法发〔2016〕6号)的通知,其中第二十二条明确规定:人民法院审理人民检察院提起的公益诉讼案件,人民检察院免交《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六条规定的诉讼费用。在民法典、民事诉讼法中均规定,环境民事公益诉讼中,检察机关和环保组织作为提起民事诉讼的原告,其法律地位是相同的,不应当出现被区别对待的情况,更不应当出现同一案件,检察机关无需交纳诉讼费而环保组织需要交纳高额诉讼费的情况。

基于上述事实,特别是基于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的直接受益人为社会公众而非环保组织自身这一事实,建议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相关司法解释,明确规定环保组织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时与检察机关一样,免交诉讼费。